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行雄鹰的博客

人生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要把握好方向,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网易考拉推荐

五、昭帝病逝朝臣纷争 霍光秉政汉宫易主  

2009-10-07 16:5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昭帝病逝朝臣纷争   霍光秉政汉宫易主 - 太行雄鹰 - 13223917065 的博客   

五、昭帝病逝朝臣纷争   霍光秉政汉宫易主 - 太行雄鹰 - 13223917065 的博客

                      五、昭帝病逝朝臣纷争

                                霍光秉政汉宫易主

 

   春来冬去,不觉到了元凤七年。汉昭帝刘弗陵看到天下大安,逐改年号为元平元年。

   春二月,颁诏天下,鼓励农桑,减少人口赋税,以宽民养息。原来,在汉武帝时期,连年征战,把文景二帝的积蓄,全部耗散个精光。在位五十四年,却打了五十多的仗。为了保证刘氏王朝的资用,汉武帝昭令天下,一改汉初惯例,从七岁到十四岁由每人每年缴纳人头税二十钱,增加至二十三钱,汉昭帝减到十六钱,举国上下欢欣鼓舞,有口皆碑。谁料,四月甲申日的早晨,天刚蒙蒙亮,一颗大如满月的流星,从东南方向向西北掠去,它的后面还跟随着无数个大小不等的小流星,划着明亮的光弧,把黎明的大地照得如同白昼。

   这一日夜晚,大司马、大将军霍光有点心神不定,右眼皮跳个不停,跳得他心烦意乱、坐卧不安。他鬼使神差地起了早,刚出卧房,就看见流星从头顶上空呼啸而过。看到如此情景,他大叫一声“不好”!就急急命人快快套车马,去皇宫看望皇上。

   近来,汉昭帝刘弗陵龙体欠安。霍光在去皇宫的路上,一路走来一路想,莫非此等天象要应在皇帝身上?果不其然,到了癸未日,汉昭帝刘弗陵驾崩未央宫,年仅二十一岁。从流星的出现到汉昭帝的驾崩,仅仅一旬之日。汉昭帝刘弗陵驾崩时,上官皇后和三个嫔妃无一生男。谁来继承汉室大统,一时间竟成了文武百官暗地里私下争夺的焦点。

   在封建王朝里,真正掌握实权的无非是外戚、宦官、官僚三种情况。无论是那一种情况掌权,都给皇室造成了诸多祸端,弄得民不聊生。凡是废立成功者都在以后的仁途中得到了实惠。此时,汉昭帝驾崩,正是官员出头的大好时机,谁也不甘落后。有的是为了已私,有的是为了汉室,还有一小部分人是为了百姓。总之你争我夺,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大司农田延年和车骑将军张安世想立汉武帝的儿子广陵王刘胥为帝。广陵王刘胥在汉武帝现存的儿子中年龄最长,力大能举鼎,有一次,他到山上游猎,碰到了一只大熊。一时刘胥心血来潮放下弓箭,跳下马背,赤手擒熊。在和大熊的搏斗中前胸被抓破多处,血流不止。就这样,大熊还是被他擒获。两人商量好后就去找宰相杨敞。杨敞是司马迁的女婿。他一贯胆小怕事,每遇朝中大事,从来不擅自作主。这俩人找他商量立君之事,马上问禀报过大司马、大将军吗?两人都说没有禀报大司马、大将军。他一听大司马、大将军霍光不知此事,只哼哼哈哈,不敢表明自己的态度。他之所以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汉武帝在弥留之际病榻前托孤时的三个辅政大臣,病死了金日殚,逼死了上官桀,如今就剩下了霍光一人,霍光大权在握,炙手可热,他怎敢拿鸡蛋碰石头。以前,上官桀同霍光是儿女亲家,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娶霍光的女儿为妻,生下一女被纳进宫,立为汉昭帝的皇后。当时,上官桀为太仆,远比霍光的地位显赫。霍光仅为奉车都尉和光禄大夫。他靠外孙女上官皇后一步一步向上爬,官居要位。那时上官桀父子能升到尊贵的地位,全靠鄂邑公主。鄂邑公主是汉武帝的女儿,也是汉昭帝的姐姐,汉武帝死后,年幼的汉昭帝就是由她进宫抚养,同三位辅政大臣一样,过问国事。

   鄂邑公主死了丈夫,不守本分,私通上官安的宾客丁外人。上官桀父子为感谢鄂邑公主,同霍光商量封丁外人一个候爵。霍光知道他父子是在讨好鄂邑公主,霍光不仅拒绝了他的请求,反而遭到了他的一顿臭骂。从此,上官父子埋下了对霍不满的种子。不久,他父子俩又找霍光商议,对丁外人封侯不行,给个光禄大夫总可以吧?连这个要求也被霍光拒绝。鄂邑公主也很恨霍光。上官父子连连碰壁,倍感脸上无光,心中的怨恨更进一筹。碰巧,上官桀岳父宠信的一个手下充国是太医监,私自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掖廷。掖廷为后宫,是皇帝嫔妃居住的地方,任何人不经许可不得擅自出入。依照惯例,霍光将其逮捕下狱,并在他的授意下判了死刑。鄂邑公主替充国缴纳二十多匹马,以赎前罪,免除死刑。上官桀十分感激鄂邑公主,更加衔恨霍光。上官皇后是他的孙女,霍光仅仅是外祖父,却仗着外孙女发号施令,令他心中愤愤不平,在暗地里准备搬倒霍光。

   当时御史大夫桑弘羊,因制定盐铁专卖制度,为汉室挣得了巨大的财富,深受皇上的青睐。由于霍光从中阻拦,他的儿子一直没有得到封赏。桑弘羊也对霍光的作为大为也大为不满。事有凑巧,燕王刘旦是汉武帝当时年龄最长的儿子,因没有继承皇位,也是满腹怨恨。上官桀看准了这一点,就同鄂公主、桑弘羊一同拉拢燕王刘旦,暗地里结成反霍光联盟。燕王刘旦早就想蠢蠢欲动,苦于无有机会。这次朝中大臣主动结识他,令他大喜过望。因此,他就多送金银财宝,博得鄂邑公主、上官桀和桑弘羊的欢心。汉朝曾有典章,为防止各藩属国叛乱,命令各封国的王侯不得私下结交朝中大臣。燕王刘旦为泄私愤,那还顾及朝中典章。

   霍光因事告假,上官桀等以为机会来了,就以燕王刘旦的名义上书汉昭帝,参奏霍光四大罪状:一是告发他利用到长安校阅郎官和羽林郎时,出入仪仗如同天子一般;二是用专管皇帝饮食的太官为他准备膳食,依天子所食;三是私自结交下臣,重用亲信;四是大权独揽,为所欲为,欺瞒天子。汉昭帝接到奏章后,把他压了下来。上官桀等却盼着皇帝的昭书,准备捉拿霍光。谁知等了一些日子,根本不见动静,心里不免有些着急。再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让霍光知道了。别看霍光权倾朝野,听到上官桀用燕王刘旦之名上书皇上,心中也着实吃惊不小,那四条哪一条都犯死罪。他怕皇上不辨事非,治罪于他。

 

   这一天,文武大臣都到了未央宫,唯独不见大司马、大将军霍光的身影。

   “大将军为何不见寡人?”汉昭帝扫视群臣后发问。

   此时,霍光正在未央宫的偏殿。这里的四周挂满了前朝有功之臣的画像,是大臣等候召见的场所。他停在这里,不敢面见君王。

   上官桀出班奏道:“大将军自知有罪,不敢面见圣上。”

   汉昭帝即刻传旨:“传大将军进殿。”

   随着一声长呼,霍光脱下官帽,低着头诚惶诚恐地进到殿中一下扑倒,双膝跪地。“罪臣霍光,叩见万岁,万万岁!”

   “爱卿何罪之有?平身。”

   霍光战战兢兢地站起身,俯身侍立。

   “ 爱卿不必惊慌。奏章分明是假……”

   上官桀一听,不由脱口而出。“何假之有?”

   汉昭帝觑了他一眼,说:“爱卿去京城外校阅禁卫官,不过旬日。燕王远在千里之遥,焉能知之?奏章岂不是有假!”

   众臣见汉昭帝如此英明,个个口呼万岁,万万岁!霍光跪下谢恩。

   汉昭帝又道:“大将军授先王重托,辅助汉室,乃忠臣也!”

   上官桀等见皇帝如此明察秋毫,心中委实不安了一阵子。事过之后好久,心中方才稍安。他的儿子上官安又同鄂邑公主秘商一计,由鄂邑公主摆下酒宴,在席间乘机毒死霍光,而后发动宫廷政变,废掉汉昭帝刘弗陵,等到燕王刘旦进京时,在一紧要处设下刀斧手,斩杀燕王刘旦,拥他的老父上官桀即位。

   古语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暗室亏心,谨防隔壁有耳。这事恰被鄂邑公主舍人的老父稻田使人(鄂公主封地的收租人)燕仓知晓。他立即报告了当时为大司农的杨敞。杨敞因惧怕上官桀、鄂邑公主桑弘羊等人,隐藏在家,托病不出。燕仓心急如焚地等了二天,还不见宫中有什么动静,恐防他变,逐转告了谏大夫杜延年(酷吏杜周之子),杜延年马上报告给了霍光。汉昭帝得知此事后,下诏由宰相田千秋驱兵抓捕上官桀、上官安父子、桑弘羊、丁外人及其家小,命鄂邑公主自裁。燕王刘旦还不知朝廷发生变故,正在调集军队,准备进京。不几日,派往长安的秘探快马来报。    燕王刘旦得知后畏惧朝廷赐罪,在自己的封国里自杀。

   宰相杨敞对废立之事十分敏感,以前上官桀有鄂邑公主的支持尚且如此,如今他单枪匹马能成何事?只有明哲保身,才能安身。田延年和张世安见宰相胆小如鼠,也不再多言,就不欢离去。杨敞那有一点他岳父司马迁的傲霜风骨?

   霍光那里也正在权衡立谁为帝,方不失尊位。他在朝为官二十余年,深知这宦海沉浮中的奥妙。他初进宫能从一个低下的官员平步青云,那是靠了汉武帝十分宠爱的夫人卫子夫,也就是他的姨妈;当大将军的舅舅卫青和当骠骑将军的哥哥霍去病的提携。以后小心谨慎,尽心尽力周旋于汉武帝左右,博得了圣上的喜爱。汉昭帝蹬上九五之尊后,他把自己的外孙女送进宫中,变着法让汉昭帝立她为皇后。又凭着这一层关系,他才有了今日的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在汉昭帝年纪轻轻地去了冥府,实在是一大遗憾。

   汉昭帝的死,只有少数大臣知道,他秘不发丧,封锁宫中消息。

   此时,他躲在家里已有三日闭门不出,在细细推敲。汉武帝的几个儿子中,现在仅剩广陵王刘胥一人,此人放荡不羁不说,且年龄以近半百。若把他弄到朝中,难以驾驭,说不定还会失去已有的尊位。汉武帝的众多子孙中只有昌邑王刘贺最为合适,年龄刚及弱冠。霍光选皇帝的唯一标准看年龄是否合适,至于才干、品行可不先考虑。这里面有一个不可言明的秘密,那就是他还有一个小女霍成君,养在家中还未出阁,等待时机送进宫中,以待日后大福大贵。在这节骨眼上岂不是一个绝妙的好机会。他苦思冥想了几日,心中拿定主意,这才上殿议事。

   汉昭帝驾崩之后,朝堂上霍光就是当然的决策者。田延年和张安世联络了多人要拥立广陵王刘胥为尊,无奈众官员都惧怕霍光,一个个不敢表态。两人只好到朝堂上一见高低。田延年在朝堂上偷偷扫视满朝文武,只见人人低首不语,那一点勇气一下子也跑得无影无踪。当他丧胆的目光同张世安的鼓励目光相遇时,心头又涌起了勇气。

   “大将军,臣以为立君是国之福,黎民之幸,方可安刘氏天下。广陵王可承继大统。”田延年讲后,也有一些大臣附和。一时间里,大殿中响起了窃窃私语中。

   首位的霍光此时才知道自己匆忙中有一个不小的疏忽,那就是没有找一个心腹替他说话。表面上他不露声色,乐呵呵地听着大臣们参差不齐的悄声私语,可心中是急如热锅上蚂蚁。恰在此时,宫廷禁卫军中的一个郎官,出班道出了他想要说而没有说出的话。好一个“远水不解渴,近水能救火。”

   “大将军,微臣以为,凡承继大统者,不应以长幼为训。应取才德,以定国安民。古时就有定例。周朝始祖太王废长子姬太伯,而立幼子姬季历;周文王舍长而立幼子姬发为武王。先皇舍长而立幼为尊,汉昭帝在位凡一十二载,天下大安,焉说不是百姓之福?微臣以为,可迎立昌邑王为尊。”

   这正是久旱逢甘霖。霍光拈须颌首,面有喜色。

   这时有大臣附和,也有大臣出来反对。霍光惟恐时间一长有变,把两眼的光束集中到了宰相杨敞身上。

   “宰相有何高见?”

   杨敞唯唯喏喏,吭吭哧哧,结结巴巴说出了霍光想听的话。“立何人为尊,乃是刘氏家事。大将军可问上官皇后。”霍光听后畅怀大笑,而杨敞却吓得汗流满面。宰相杨敞的话正中霍光的下怀,上官皇后是他的外孙女,还不是他怎么说就怎么算。况且,上官皇后年龄才及十五岁,懂得何等军、国大事。

   张安世见状,马上见风使舵,于田延年而不顾。“大将军是先王辅政大臣,如今国遭不幸,先王别吾等而去,万民皆哀。迎立之事,大将军可同后宫商榷决断。微臣如草芥,只有忠心事主,别无良策。”田延年听后差一点没有气昏过去,心中暗暗骂道:“无耻的小人!”

   张安世乃是汉武帝时期的酷吏张汤之子。他也熟知在朝为官,必须看好风向,方可见风使舵,不至丢官失位。

   田延年也怕落得个满门抄斩,只好委曲求全翻然改过,道:“微臣所言多有不周,迎立之事任凭大将军裁决。”

   霍光见如此顺当不觉大悦,立马擢升起奏立昌邑王刘贺有功的禁卫军郎官为九江郡太守;擢升右将军张安世为车骑将军。

   不几日,以上官皇后的名义颁发诏书,派大鸿胪兼少府的史乐成,宗正刘德,光禄大夫丙吉,中郎将利汉,乘坐七辆传车,拿着朝廷使节,到昌邑国迎立昌邑王刘贺到京即位。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