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行雄鹰的博客

人生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要把握好方向,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网易考拉推荐

二、安乐献媚二臣进京 昌邑王府歌舞升平  

2009-10-07 17:1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安乐献媚二臣进京   昌邑王府歌舞升平 - 太行雄鹰 - 13223917065 的博客                     二、安乐献媚二臣进京

           昌邑王府歌舞升平

   三月末的一天,京城派使节到了昌邑国国都。昌邑王自上次游猎回来得了风寒,在宫中调养歇息。宰相安乐知到昌邑王身体有病,多半是心病。他私下里派人去那个小镇,把“翠红院”里的琵琶女悄悄接回了宫中。昌邑王一见琵琶女大悦,身上的病马上就好了。俗话说得好:热酒红人面,女色迷人心。今日,早已到了辰时,还不见昌邑王上殿。朝廷的使节在殿中等候了多时,中尉王吉和郎中令龚遂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正要派人去找,宰相安乐陪着昌邑王刘贺姗姗来到了殿中。

   朝廷使节宣读了新任皇帝刘弗陵的诏书,大赦天下,要各封国派使臣向新任皇帝刘弗陵贺表。刘弗陵是汉武帝的小儿,年八岁,为钩弋夫人赵氏所生。汉武帝后元元年七月封为太子。刘弗陵封太子后,汉武帝就把他的生母赵婕借故给杀了,引起朝臣的震动。汉武帝在一次同朝臣的谈话中透露了天机。“尔等岂不知吕后乎?自古以来,君少母壮多淫乱。除之对国有利耳。”刘弗陵即位为汉昭帝,由大司马大将军霍光、车骑将军金日殚、太仆上官桀三人辅佐幼主。俗称朝中三辅。

   昌邑王刘贺接旨后,大宴使臣和封国大臣,个个一醉方休。

   昌邑五刘贺前脚刚回到宫中,宰相安乐后脚就跟了进来。

   “去长安向昭帝贺表,派何人前往?”

   昌邑王刘贺一心想着快回宫找琵琶女取乐,根本还没有想这档子的事。经他这么一问,不由止步愣在了那里。他思谋有许,侧身反问:“宰相意下如何?”

      安乐神秘地一笑。“国中大事,还是王爷定夺。”

“明朝再议。”他心中惦记着琵琶女,一边说一边往里

走。

“王爷,使节还在驿馆。”安乐抢先几步,拦住他的去路。“此事……王爷易早决断。”他环顾左右后,趋前一步对他小声俯耳一阵,直说得昌邑王刘贺喜色于面。

“宰相可传他二人进宫。”

王吉、龚遂不知因何事召见,二人匆匆奉命进宫。到了宫里,只见昌邑王刘贺早已端坐在了那里,宰相安乐也在。二人施礼已毕,恭恭敬敬地站立一旁。

“本王召见中尉、郎中令,是有要事差遣。”

  王吉、龚遂二人一听,不约而同地斜视一眼站立一旁的宰相安乐,又不由地互相看看,齐声问道:“不知王爷有何事差遣?”

   “本王意派汝二人去京城,向圣上贺表。”

   中尉王吉面有愠色,还未等他开口,郎中令龚遂却抢先道:“圣上新登九五尊之位,王爷应亲往才是。若王爷不能前往,也应派宰相前往。”在汉朝的定制里,各封国完全依据中央朝廷设置文武大臣,并且还有数量不少的军队。各封国小王朝自成体系,曾多次出现与中央朝廷分庭抗礼的现象,先朝的七王之乱,就是一个例子。昌邑王刘贺见他二人不乐意去,心中就有不快之意。

   “汝二人还未去过京城,乘贺表之机,可到京城走一遭。京城之大,京市之繁华,天下无比。在这小小昌邑,如井底之蛙。二位到京城可一饱眼福。”

   安乐见他二人还有推脱之意,忙说道:“王爷本意已决,二位就不必推辞了。”

   “本王这里有贺表一封,并有礼单一份。”昌邑王刘贺拿起贺表在手中扬了扬,接着又拿起几份礼单。“这里还有给大司马大将军、车骑将军和太仆的礼单,由二位一并转交。”

   中尉王吉虽有几多不情愿,但他还是上前接过了贺表和礼单。二人各怀着满腹疑云离宫而去。昌邑王刘贺同宰相安乐对视一下,望着他二人离去的背影,开怀大笑。宰相安乐笑后,不无讨好地说:“此二人离开昌邑,王爷尽可放心地玩乐。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从中作梗了。”

   昌邑王刘贺心中被他说得甜丝丝、美滋滋、乐悠悠、轻飘飘的,一时竟有些忘形。“有朝一日,本王爷若能登九五之尊,一定重用宰相。”他这不过是一时高兴,胆大妄言而已。可宰相安乐却当了真,攸的一下扑倒跪地。“谢主隆恩!下臣追随主公闯刀山,下火海,无不肝脑涂地!”

   宰相安乐这几句话说得他更是心花怒放,和颜悦色地说道:“难得汝一片真心。快快平身。”

   宰相安乐站起身,告退时又提醒了一句。“王爷应早尽兴而眠,明晨还要送朝臣使臣西去。”

   昌邑王刘贺见他走远,按奈不住骚动的春心,兴冲冲地去了后宫。

   翌日一早,送走朝臣使节,昌邑王刘贺又回到了后宫,把国中一应大小事件都交付给了宰相安乐全权处理,他自己整日泡在后宫里,同琵琶女取笑耍乐。宰相安乐也乐得这样。王吉、龚遂这俩一走,除了他一块心病。虽说时间不长,有一日就乐他一日吧。

   宰相安乐本事不大,可他投机专营,投其所好却有俩下子。为了让昌邑王刘贺玩的尽兴,乐不思蜀,他又到民间采选了几名年轻美貌的女子,弄到宫中,整日歌舞升平。

   这一日,昌邑王自编了一首歌谣,由琵琶女伴奏,歌女伴舞,把了后宫闹得丝乐飞扬,管弦齐鸣。只听他唱道:

                             官居极品富千斤;

                             享用不多白发侵;

                             今朝美女多相伴,

                              皖溪纱里革面君。

   昌邑王刘贺边唱边饮,边随着舞女起舞。此时已时醉眼朦胧,步履不稳了。只听得他又唱道:

                             红颜解我千头绪,

                             嫦娥伴吾度今生;

                                 ……

    昌邑王刘贺唱着唱着来到琵琶女身旁,双手把她抱起,边舞边唱道:

                                   恩爱难忘今宵好,

                                   风光正待少年时。

   昌邑王刘贺踩到了琵琶女下垂的长裙罗衫,一下子绊倒在地上。他索性就势压在琵琶女身上,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在地上来回滚动……

                     有一首《江神子》为证:

                              宫中谁唱清平曲?

                              情相思,偎罗衣。

                              桃花浪里,杨柳看新枝。

                              谁见巫山常云雨?

                              无羞耻,烟雾迷。

                              王宫多有胭脂面,

                              秋风凄,晨霜寒。

                              红纱罗帐,青丝愁对眠。

                              湿透青衣千滴泪,

                              红颜难,何时休?

       昌邑王刘贺在宫中毫无顾忌地肆意玩乐了两个多月,中尉王吉和郎中令从京城贺表回来,知道了此事,强行把这些年轻女子送还家乡。他二人还带回了朝中三辅的口信,要他勤学儒学,不要荒废了政事。提到朝中三辅,昌邑王刘贺对自己的行为才有所收敛。

   朝中三辅为首的是大司马大将军霍光。霍光入朝二十多年,出宫则为皇帝乘车,入宫则侍奉皇帝左右。每次上朝,他走过的地方分毫不差。霍光是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弟,是汉武帝所宠爱的卫夫人和大将军卫青的外甥。早先,霍光出身微贱,可以说是一文不名。那时,平阳县小吏霍仲儒,被分到平阳候曹家为奴,跟卫少儿私通,生下霍去病。卫少儿是卫子夫和卫青的姐姐。卫子夫被平阳公主引荐给汉武帝,封为夫人,生下太子刘据。卫青在平阳公主家喂马,因陈皇后嫉妒卫夫人,就打卫青的主意。平阳公主是汉武帝的姐姐,就把这事告诉了汉武帝。汉武帝大为恼火,把卫青弄进宫,并且封了官。以后屡建奇功,直到成为显赫的大将军。霍去病由母亲抚养,长大成人后,跟随卫青多次出征抗击,一直当到骠骑将军。有一次,汉武帝为了嘉奖他,给他盖一处深宅大院,他婉言谢绝道:“ 匈奴未灭,何以为家!”霍仲儒后来另娶妻子,生下霍光。在一次出征回朝时,霍去病到河东郡接回弟弟霍光,让其在宫廷当了一名郎官。不久,又当了皇宫里的奉车都府,食禄二千石。由于他忠于职守,后来又升迁为光禄大夫,直到大司马大将军,汉武帝病榻前托孤。如今霍光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且皇帝幼小,一切将令均出自他的手和口。可以说是:大权在握,灼手可热。朝中有霍光在,可使很多人敬畏。

   三辅中排行第二位的是金日殚。金日殚是匈奴人,在一次战争中被俘。汉武帝很欣赏他的勇猛,就把他留在身边,为其牵马坠镫。后来升为侍中驸马都尉。由于江充一手制造了戾太子事件,致使卫子夫所生的太子刘据被逼杀。后来汉武帝醒悟过来,追悔莫及。宫廷侍中仆射马何罗与江充素来友善,后来太子刘据起兵讨江充,马何罗同弟弟马通起兵讨伐太子军。当时汉武帝封赏了他弟兄二人。时间不长,汉武帝捕杀了江充党羽。马何罗惟恐侏连到自己,便有了杀汉武帝的动机。金日殚发现他兄弟二人可疑,就时时留心他二人的行动。马氏兄弟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事有凑巧,汉武帝前往林光宫,在陕西淳化县,又叫甘泉宫。这一天,马氏兄弟以为机不可失,就串通马安成,假传圣旨,击杀武器库守门官,夺得武器。翌日,天还不太亮,汉武帝还在熟睡,马氏兄弟已带人闯进宫内。恰巧金日殚有病在偏殿小卧休息,因肚子不舒服起来小解,被他撞见。金日殚也不顾小解,匆忙超近道到了汉武帝的寝宫。时间不长,马何罗怀揣利刀闯进寝宫,抬头看见金日殚。他略为迟疑,便大着胆子往里闯。因他一时慌乱,身子卡在了门旁的乐器宝瑟上。金日殚冲上去将他拦腰抱住,大叫一声,守卫的武士全都跑过来,将其拿获,灭其全族。汉武帝对他更加信任,并且赏赐给他宫女。他为了表示对皇帝的尊敬,从不近宫女。汉武帝信任他又进一分,所以病榻托孤于金日殚。

   上官桀有两件事很受汉武帝的常识。有一次,汉武帝前住林光宫,途中遇到大风,车马难行。上官桀执掌象征皇帝的黄绫伞盖,在大风中纹丝不动,汉武帝印象很深。还有一次,汉武帝生病,已升为末阳宫厩令的上官桀,没有把马喂养好。汉武帝病愈到马厩看望,见他的马匹都喂瘦了,不由大怒。责问他后,打算把他下进监牢。上官桀哭诉道:“圣上龙体欠安,臣日夜思念,悲痛之极,一心想着圣体,无法顾及马匹。请皇上开恩!”汉武帝见他泪流满面,言诚意切,不仅没有治他的罪,反而大大嘉奖了他,就把他放到自己的身边,当了一名侍中,以后又官升太仆。

   昌邑王刘贺早知朝中三辅的威名,这次又听王吉和龚遂言说,身上不由打了个寒战。

   王吉、龚遂俩人私下里直埋怨宰相安乐,假公济私,勾引昌邑王荒疏国事政业。要昌邑王刘贺“亲君子,远小人”, 在宫里郎官中选贤,教他学文习武。

    经过一番周折,选了以张安十位郎官,陪伴昌邑王刘贺左右。不几天,昌邑王受不了那个约束,索性把张安等赶了出来,仍换上原班人马。弄得王吉、龚遂俩人食不甘味,寝不安席。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