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行雄鹰的博客

人生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要把握好方向,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网易考拉推荐

三、郎中令欲斩青楼女 昌邑王乘机偷出宫  

2009-10-07 17:0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郎中令欲斩青楼女   昌邑王乘机偷出宫 - 太行雄鹰 - 13223917065 的博客

                   三、郎中令欲斩青楼女

                          昌邑王乘机偷出宫

   王吉回到自己府中思前想后,辗转反侧了一宿,也未想出一个教育昌邑王刘贺的好办法。第二天,王吉早早到了王府。到府中一看,其他官员都还没有到,也不见昌邑王刘贺的踪影。又转到后面,昌邑王刘贺的寝殿大门紧闭,两个守门的执戟武士,也是懒懒洋洋的无一丝精神。王吉一见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他正要向前打门,寝殿里突然传出年轻女子的嬉笑声,他的面皮立时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同时他心中也十分纳闷,私自进府的女子都被遣送回乡,府中那里又来了女子?难道又是宰相安乐所为?他扬起打门的手,突然又停在半空中半天没有动弹。事到如今,他也心灰意冷了,脑子里一下子成了一片空白。他步履蹒跚,摇摇晃晃往回走,什么时候到了议政殿他都不知道。龚遂见他丧魂落魄的样子,不胜惊讶,满腹狐疑地问道:“中尉如何这般模样?”

   王吉正心烦意乱地自顾低头走路,猛然间见问,一抬头见是郎中令龚遂。他一边摇头一边晃动着手臂,唉声叹气道:“完矣,完矣!”

   龚遂大惊。“何事完矣?”

   “小王爷不思上进,整日不是游猎取乐,就是在府中与女子厮混。国政荒疏,不通圣贤之道耳。”

   “都是那个宰相干得好事!专爱趋炎附势,投其所好。误人误国之徒!”

   “吾等二人虽掌禁军,却有隙与人可乘。思之再三,吾等有过耳。”

   龚遂两眼圆瞪,腾腾疾步来到了寝殿门口,声若洪钟地高声问道:“寝殿可有人否?”

   “正床第之事,还未起身。”跟在后边的王吉告诉他。龚遂是个直性之人,眼中揉不得半点尘埃,怒冲冲、急匆匆地绕到寝殿后面,撞开后门而入。

   此时,昌邑王刘贺还抱着香酥玉肌发狂,突然听到幢幔外一声长呼。“郎中令求见大王。”惊得他灵魂出壳。他知道这个郎中令不好惹,赶紧把床上的年轻女子藏于床下,手慌脚乱地穿衣系带。他人还未下床,龚遂已进到了幛幔里。

   他懵然失措地立在那里,脸上红一块白一块。

   龚遂一下子跪倒在他的面前,失声痛哭。

   不知所措的昌邑王刘贺好半天才缓过气来,小心翼翼地问道:“爱卿何至如此?”

   “封国有累卵之危,大厦将倾之险,臣下怎不痛哭流涕?”

   如坠云里雾里的昌邑王刘贺听他言后,大不以为然。“危言耸听。爱卿不足为虑。”

   “大王岂不知‘盈则亏’、‘满则溢’,国政最忌荒疏。象大王这般,高兴时,随意封赏;听他人言过,掩耳而遁;朱门酒肉,面酣耳热;宠色无度,体亏神散。大王的封国岂不危乎?”

   龚遂的话说得他面红耳赤。可昌邑王刘贺心服嘴不服。“自汝二人贺表回来后,女子全被遣送回乡,府中并无女子,何色之有?”

   龚遂一听火又上来了,他攸的一下站起,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床前,伸手从床下把瑟瑟发抖的女子拉出,往他面前一推。厉声问道:“这是何物?”

   昌邑王刘贺傻眼了,立在那里象个受审的罪犯一般,把头埋在胸前,一言不发。此时,他也无言可辨,悄悄抬起上眼皮瞧着发怒的龚遂。

   龚遂怒视吓得不知所措的女子。只见这女子头上青丝纷乱,脸色雪白,惊恐的双眼里含着泪珠,同时还有望盼期切的求生欲念。龚遂把昌邑王刘贺不思国政的荒唐事,一沽脑儿地全发泄在这女子身上。在他看来,世上女人是祸水,是万恶之源。直把那女子看得吓瘫在地上。他是愈看愈气,愈气愈怒,直看得他握剑柄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只觉得脑际里的热血直往上涌。只见他双眼里冒着燃烧的怒火,面颊上的肌肉在不停地抽动,棱角分明的嘴唇闭得紧紧的。霍然间,他拔出腰间的佩刀,高扬在半空中。昌邑王刘贺吓得惨叫一声,双手捂住眼,从床上跌落下来。恰在这时,中尉王吉进来。他见龚遂要杀那女子,边跑边叫道:“郎中令刀下留人!”

   王吉不顾一切地抱住龚遂扬刀的手。“这女子淫乱后宫,实属可恶!然,此女子也是出入无奈。绕她性命,让她出府去吧。”

   龚遂虽被王吉劝住,仍气怒不休。厉声道:“贱人再偷偷入府,定斩不绕!”琵琶女在惶恐中被人拉起,千恩万谢地出了寝殿。王吉走上前,帮昌邑王刘贺穿戴好衣服,拉他坐在一边,好言相劝道:“大王迷恋女色,有污祖上的阴德。大王这般幼小年纪,就承祖恩,管一国之事,正该居安思危,发奋读圣贤之书,通国政之道。臣事于大王,每事必诚惶诚恐,尽心尽力,不敢有一丝懈怠,惟恐有负大王,对不起大王所给的俸禄。有人事于大王,专爱投其所好,有求必应,使大王学无所用,才无三斗。他不仅是要害大王一人,而是要害大王的千秋基业。大王应以前朝故事,亲君子,远小人……”王吉讲到此,有意打住话头。

   昌邑王刘贺木然地坐在那里,好象是用心听讲。其实不然,他根本没有听进去。只晓得他在讲宰相安乐是小人,要他远离宰相安乐。此时,他心中也作了番比较。宰相安乐事事顺从他,可以说是百依百顺。眼前这两个人,不仅不听他的话,反而处处找他的岔子,处处揭他的短。他总认为宰相安乐要好于这两个不识时务之人。他为了尽快结束这难看的局面,发了话:“爱卿所言,本王都一一记下。也难为爱卿一片诚心。各赏牛肉五百斤,酒五石,黄金百两。下殿去吧。”

   王吉、龚遂两人一听,心中既好气又好恼。他自己宠色恋酒,连封赏大臣都是酒肉。两人面面相觑,昌邑王刘贺见他二人站着未动,以为他二人嫌给的封赏少。“爱卿若嫌封赏太少,可再加五百斤牛肉,酒五石,黄金百两。”

   王吉、龚遂两人一起下跪,固辞道:“无功不受禄,请大王收回成命。”

   昌邑王刘贺不由提高了声调,“爱卿不要封赏,要何物?”

   王吉抢先道:“臣要的是大王学业蒸蒸日上,通古今之变,治理好国家。”龚遂马上又接言道:“一个圣明的君王,当常思已过,上不负皇恩浩荡,下不负黎民百姓之期望。大王若有一丝微瑕,被人告之朝廷,都是福去祸来。大王可知晓胶西之事?”他见昌邑王刘贺无所表示,瞪着两只迷茫的眼睛,知其并不晓得。就耐心地讲给他听。

   原来文帝时期,吴王刘濞的太子刘贤到长安朝见,同太子刘启下棋。因刘贤悔棋,太子刘启不许。刘贤出口不逊,激怒太子刘启。太子刘启拿起棋盘照刘贤砸去,熟料刘贤当场死亡。朝廷把刘贤的棺柩送回吴国安葬,吴王刘濞大怒,又把刘贤的棺柩送回长安下葬。自此,吴王刘濞不去朝见,引起文帝的猜疑。太子刘启嗣位后,吴王刘濞更是不遵守法度,引起晁错的不满。晁错屡屡上书,指责吴王的过错,要削他的封地。吴王刘濞渐渐有了反叛之心。这时,汉景帝正在追查削减楚王刘戊,赵王刘遂,胶西王刘昂的封地,深怕祸及自己,就派人游说胶西王,联合其他人一起反叛朝廷。胶西王本无反意,只是有了吴王居心叵测的勾引,才使胶西王误入歧途。他们在吴王的怂恿下,据七国之兵攻打长安。汉景帝命太尉周亚夫起兵,率甲数十万,战将三十六员,平叛七王之乱。胶西王刘昂兵败,赤脚请降,汉景帝下诏,请胶西王刘昂自裁。胶西王刘昂自杀,落得个死有余辜,遗臭万年。龚遂讲到此,加重语气道:“大王整日听从他人谗言,行为不检,祸怕是为期不远矣。”

   昌邑王刘贺怕他二人再纠缠,装出一副恭顺的样子。“爱卿所言极是,本王牢记就是了。”

   中尉王吉又道:“大王若以前朝故事为镜,以史为鉴,修身养性,是下臣和百姓的福耳。”

   昌邑王刘贺刚才还是老鼠见猫,这时胆子也壮了起来。他心中虽对此二人很反感,也不得不耐着性子好言相安,快快把王吉、龚遂二人打发走。

   他二人刚走,宰相安乐幽灵般地溜进来,正要讨好昌邑王,抬头一瞧昌邑王虎着脸,不象往日,把要说的话连同口水一同咽回肚里。昌邑王刘贺连正眼也没有瞧他一眼,要是在往日,见了他早两眼眯成了一条缝。今日,他有点反常,不知怎的,心里对这个百依百顺的宰相产生了反感。大概是听了龚遂讲述了胶西的故事,引起了他的反思。此时,他的眼前却浮现了胶西王刘昂被人游说和自杀的情景。尤其是胶西王刘昂自杀的惨景,令他不寒而栗。他瞧瞧面前站立的宰相安乐,愈看愈象吴王刘濞游说胶西王刘昂的说客,心中涌出一股不可名状的情感。是恨,是憎,是怒还是怨,一时难以形容。他一边寻思,一边不住的偷偷打量满腹狐疑的安乐,难道他就是坏吾昌邑封国的小人?他一时难以断定,总之,前车之辄,后车之鉴。不可不防。

   宰相安乐心里也在想,昌邑王刘贺今日如此对他,一定是王吉、龚遂这两个老混蛋在他面前谗言了自己。他和他二人虽未明着发生冲突,但在背地里早就较上了劲。宰相安乐心中如镜,古往今来,历朝历代,伴君如伴虎,哪个不讨主公的欢心,就别想在朝中为官,更谈不上一生的荣华富贵。失之一毫,差之千里。他想到此,心中暗暗“哼”了一声。不怕你谗言,就怕吾的功夫不到家。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他刚想到此,昌邑王刘贺发了话。只见,昌邑王毫无表情地说:“爱卿可退下了。今日,本王不上朝。”

   宰相安乐只好没趣地退下。

   至此以后,昌邑王刘贺按时上朝,过问朝政;下朝后用心地学习《春秋》和《五经四书》。王吉、龚遂看在眼里喜在心中,只道昌邑王至此学好走上了正道。

   这些日子里,昌邑王刘贺总憋在王府里面,整日“之、乎、者、也”,愈学愈索然无味,心中很烦闷。尤其是没有女子的陪伴,使他浑身上下都没劲。老谋深算的宰相安乐这些日子也有意回避他,采取欲擒故纵的把戏,让他自己熬不住时,再经点拔就会顺其自然。

   这些日子里,宰相安乐也并没有闲着,他又悄悄从乡下找来了一个美貌绝伦的二八女子,放在了自己的府中,等到时机成熟之时,再把她送进王府。今日,下朝后宰相安乐觑准机会,偷偷摸摸到了王府后殿。

   这日,昌邑王刘贺正心烦意乱地刚拿起《春秋》,还没有看上一行,一眼瞧见了悄然而至的宰相安乐,如见到了救命之人,慌忙站起上前拉住他的手,说:“宰相,多日不来后殿,想煞本王也。”他左右悄悄瞧瞧,对安乐俯耳道:“可有玩物否?”

   宰相安乐望着他那急不可奈的样子,心中直发笑。此时,他有意引而不发。昌邑王刘贺见他不是从前的样子,不免有些心灰意冷,噘着嘴欲离开他。宰相安乐见到了火候不能再拿架子了。这就好比武将拉弓射箭一般,用力既不可过小,也不可过大。小了射不中所要之物,大了往往会拉断弓弦,也达不到所想之目的。他和颜悦色地反问他:“难道大王不怕中尉和郎中令刁难?”

   昌邑王刘贺听他提到王吉和龚遂心中就有些不自在。他认为这两个人有些迂腐,想事看问题有点那个。上次所言只不过是危言耸听,小题大做罢了。但是,他也认为这两个人没有坏心,只是两匹难以驾驭的烈马。他看着脸上挂着难以捉摸神色的安乐,说道:“诸卿效力本王,本王有何惧哉?”

   宰相安乐从心里笑了。他俯身下来,小声说了一通,直说得昌邑王刘贺心花怒放。

   昌邑王刘贺好不容易盼到了太阳下山,梳洗打扮以毕,在寝殿等待宰相安乐送二八佳人到来。从一更等到二更,又从二更等到三更,仍不见宰相安乐送来,心里急得如火燎猫抓似的。他一宿也没合眼,直到天大亮,仍没见到二八佳人的踪影。他心中暗恨宰相安乐食言。还没到早朝时间,宰相安乐就急急忙忙到了他的寝殿,昌邑王刘贺气不打一处来,见面劈头就是一顿骂。宰相安乐耐心地听着,等他骂后他才说出事情的原委。

   原来,王吉和龚遂怕宰相安乐再耍把戏,早已吩咐府中禁卫军,凡是进府之人物,一律严格盘查。这天夜里,宰相安乐亲自驾车送二八佳人进府。熟料,府中不象往常,盘查很严,难以进到府中,只好败兴而回。昌邑王刘贺听后,气得脸色大变。宰相安乐好言安抚一番后,要他如此这般这般。昌邑王刘贺听后,由怒变喜,由忧变笑。

   大约到了二更天气,由宰相安乐买通的一名亲随,带上经过化妆的昌邑王刘贺悄悄溜出王府后门,来到了宰相安乐另置别地一处。他到后,二八佳人早已等候多时。宰相安乐

   早已在此恭候,两人也未及多言,就把他引进了房内。

□□□□□□□□□□□□□□□□□□□□□□□□□□□□□□□□□□□□□□□□□□□□□□□。

   王吉和龚遂见昌邑王刘贺一改往前,改邪归正,渐渐学好,心里有些放心。谁知,近日又有反常,一连多日,总见他无精打采。王吉和龚遂起了疑心,留心观察,发现了其中的奥妙。不到半月功夫,毛病重犯,依然我行我素,令他两人大为伤心。如何是好?使他两人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