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行雄鹰的博客

人生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要把握好方向,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网易考拉推荐

力挽狂澜篇  

2010-04-27 16:3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汉会议

 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红一、三军团打下吉安后,蒋介石和冯玉祥、阎锡山的中原大战也告一段落。阎锡山退守太原,冯玉祥的部队被蒋介石收买,他本人躲到了山西的晋城。中原大战一结束,蒋介石便抽出身急冲冲飞往武汉,召开鄂、湘、赣军事会议,布置围剿红军事宜。

 这一日,武汉关的时钟刚敲响十下。在十分拥挤的人群里有一辆深黑色的小轿车,驶进了江汉路。

 人群中报童高声叫喊。“看报、看报,特大消息。江西红军攻克吉安城,国军损失惨重。看报、看报……”

 这辆挂有国民政府牌照的轿车,“吱”地一声刹在报童身边,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接过报童递上来的报纸,连钱也未付就开走了。报童在后面追赶着小轿车,大声高喊着:“钱?还没给钱……”轿车飞快地开去了,报童冲着远去的轿车无可奈何地骂道:“他妈的!”

 行驶的这辆车里,上校副官展开刚拿到手的报纸,轻声念:“匪首朱、毛率部于10月4日攻占吉安,邓英率部突围,侥幸得以活命……”上校念着不由大惊。他扭转身子看看身边向后躺着好像熟睡的武汉行营主任何应钦一眼,没有立即唤他,又轻声念:“国军损失惨重,多人被浮,损失枪支千余……”

 突然,何应钦伸手将报纸夺过去,坐正身子看报。何应钦,字敬之,是贵州兴义人,1890年生,早年考取日本军官学校,26岁那年毕业回国,就任黔军第四团团长兼任讲武学校校长。在护法战役中就任第五混成旅旅长。34岁的他追随蒋介石,任黄埔军校总教官兼教导团一团团长。东征中在棉湖、惠州两次战斗中,取得大捷,连续被提升为旅长、师长和军长。1926年参加北伐,愈发受到蒋介石的信任和重用。

 1930年他才40岁,就荣任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长,并兼任武汉行营主任。他的腿有点跛,那是在一次战斗中受伤所致,落下了终身残疾。此时,他刚就任武汉行营主任,是应蒋介石之命,前来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会议。

 在武汉行营,一间陈设豪华的大厅里,从河南郑州飞到武汉的蒋介石,正坐在一张软沙发上仔细阅读当天的报纸。当他看到吉安失守时,气恼地将报纸拧成一团丢到脚下。

 “娘希匹!”

 蒋介石骂了一句,一手击在沙发扶手,继而站起身在厅内徘徊。

 何应钦悄然出现在大厅门口,望着发怒行走不止的蒋介石,有点进退两难,欲言又止的样子。

 蒋介石一眼看到早进来的何应钦,马上阴转睛:“敬之,快进来。”

 “校长。”何应钦诚惶诚恐地进来。

 蒋介石打量何应钦:“今天的报纸看了吗?”

 何应钦两腿一并,站得笔直:“报告校长,在来的路上,学生已看过了。”

 “喔。”蒋介石不无痛惜地说:“一下子就损失那么多人枪。

 要湘赣两省,出重金悬赏匪首,缉拿朱毛!”

 他一手击在桌子上。

 何应钦随口说:“校长高见。”

 蒋介石热情地拉他一起走到沙发前坐下,意味深长地说:

 “敬之,我这次来汉,是有重要任务交给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这次要委你以重任……”何应钦慌忙起身立正:“谢谢校长栽培!”

 “坐下、坐下。”蒋介石很是随和地招呼他。何应钦却毕恭毕敬没有坐下。

 “你已经就任为湘鄂赣三省剿匪总指挥,望你不负厚望。

 同时,想听听你对‘会剿’的意见。”

 何应钦思索着没有马上表明自己的态度。他跟随蒋介石多年,虽受到宠爱,在没有考虑成熟时,他决不多妄言一句。

 蒋介石见心爱的大将心中有顾虑,向他投去鼓励的目光:

 “说,大胆地说。说错了也不妨事。”

 何应钦鼓起勇气说:“恕学生直言。从前各省剿匪,不免有省界观念,以为能将匪共驱出省界即算了事……”他见蒋介石在用心听,继续说:“故匪等东击西窜,不能根除灭绝,反而愈剿愈广。校长特委学生之重任,统筹兼顾,予以根本解决,此矫正以前之流憋。”

 “嗯,好!很有见地。”蒋介石起身,吩咐道:“你电告湘、赣两省,要他们军政长官来汉,我要亲自训话。”

 江西的省府主席鲁涤平和湖南的省府主席何键,接到何应钦的通知,立即飞到武汉,参加军事联席会义。

 他俩人来参加军事会议,心中都有些不安。何键是8月间曾一度被彭德怀攻破长沙,鲁涤平是前不久丢失了吉安。因此,俩人都有一种负罪心里。

 到会的还有湖北省政府主席何成浚。长形桌前围坐着师以上军官,蒋介石缓步进来。何应钦和何键、鲁涤平、何成浚等立即起身鼓掌欢迎。蒋介石从容地走到位置前站定,用他那惯用的冷俊目光扫视在座的军官。然后,伸出双手示意众人坐下,而后用略带歉意地口气说:“因忙于中原战事,一直未看望诸位。中原战事大局已定,吾专程来汉……”他停住话头,再次扫视众军官。

 “江西朱毛共匪,利用中原战事,十分猖狂,攻我城池、掠我财物、扰我地域,十恶不赦!”

 蒋介石讲到此转向何键:

 “芸椎呀。”

 何键听到蒋委员长唤他,空虚的心中猛地一颤,额头上立时渗出了汗珠,诚惶诚恐地离座起身,恭恭敬敬地站好。

 蒋介石毫无表情,话语不高地问:“长沙空虚,被彭德怀钻了空子,损失如何呀?”在何键听来,统帅不高的话语如同响雷轰顶,头上的热汗一下子流了下来,惊恐不安地连连说:

 “是,是。”

 蒋介石见他如此拘谨,有火未发,示意他坐下。

 “咏庵,吉安如何那么快就丢失了?”

 鲁涤平也是惊恐不安,结结巴巴地说:“‘共匪’行动诡秘,被他们钻了空子。鄙人有失职之罪。”

 “吉安是赣江西岸通向赣南的重要门户,一定要夺回来!”

 蒋介石一拳重重地击在面前的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响声,把鲁涤平吓了一跳,头上的汗水唰地一下掉下来了。他掏出手绢一个劲地擦拭,连连说:“是、是、是!”

 蒋介石斜了他一眼,继而提高声调说:“以往的‘剿匪’教训是划地为牢,不能齐心戮力。此次,务必精诚团结,剿灭朱毛。现在我宣布……”

 众军官像有人下了口令似的,个个主动霍然起身,站得笔直。

 蒋介石不慌不忙地拿起面前放着的委任状,从容起身,宣读委任状,任命一批军政官员。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