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行雄鹰的博客

人生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要把握好方向,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网易考拉推荐

即将开拍的电影《情迷太极》剧情梗概  

2015-11-05 10:49: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文学剧本:

情迷太极(暂定)

剧情梗概

 

演绎历史沉浮中陈王廷鲜为人知的故事,

揭秘陈王廷呕心沥血创立太极拳的奥秘,

诠释明末清初陈家沟几代人的风雨人生;

展示陈王廷动乱中可歌可泣的峥嵘岁月。

 

一个叫大卫的美国青年,为了探秘太极拳的奥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焦作“· ·武院学习太极拳。当他接触太极拳后,与他想象的相差甚远,便对其产生了怀疑。教练陈师傅为了给他的太极梦注入新的活力,将其带到陈家沟太极拳博物馆解惑,向他讲述了陈王廷创造太极拳的坎坷经历和改变人生命运的不凡抱负。

历史风云变幻,时光倒流再现。

大明朝崇祯末年,三十九岁的陈王廷到开封参加武举考试,怒杀鼓吏,遭到官府的追捕,到处都是抓捕他的通缉令,不得已藏身清风岭的山洞中。好在有三弟陈王前的悄悄照顾,得以维持生计。陈王廷无事可做,只好用熟读《黄庭经》来打发时间,渐渐发现其中的奥秘,萌生了如何使拳术与医术有机的结合起来,创造出一种新的拳种。

官府为了抓捕成王廷,威逼利诱大哥陈于阶,并且采取封堵的办法,逼迫陈王廷现身。此法不奏效,又改用暗中盯梢。很快,陈王廷的藏身处被官军发现,好在陈王前及时发现,将其安全转移,免遭劫难。

大明王朝覆亡,清军入关,大清君临天下。陈王廷得到消息,走出山洞重见天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救出监牢中的父亲。县令吴从海,在对前途绝望之际,大张旗鼓地处斩陈抚民。陈家沟的弟子得到信息到后,个个手拿器械,前去劫法场,不料扑空。吴从海却悄悄在狱中,用毒酒毒死了自己和陈抚民,带着惆怅、遗憾去了天国。当陈王廷、陈于阶和陈王前赶到大牢,看到的却是父亲僵硬的身躯。

一天,武馆突然来了一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陈于阶驱赶他走,不料这个乞丐口出狂言,激起陈氏弟子的愤怒。乞丐一时兴起,霍然起身,一招“一鹤冲天”,稳稳落在他们中间,一出手将近前的几个弟子打倒。陈于阶欺身近前,出手拦住乞丐,两个一来一往,打得难分难解。二十几招过后,陈于阶渐渐败下风来,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陈王廷突然赶来,大声喝止两个住手。乞丐看见陈王廷,疾步走近他,纳头便拜。惊异中的陈王廷认出他,原来是御寨山的蒋发。陈王廷在御寨山与蒋发分别后,他在外闯荡数月,穷困潦倒,不得已来投靠陈王廷。陈于阶认为他来路不明,极力反对收留蒋发,由母亲陈夫人出面,陈于阶才不敢坚持。夏收之际,蒋发徒步追踪野兔,毫不费力地将其擒获。他看到蒋发行如风,动如虎,不禁刮目相看。后来蒋发干起农活来,又是一个行家里手,深得陈家信任。

陈汝为时常在清风岭怡然亭练功习武,巧遇张秀姑,演绎了一段不同凡响的爱情故事:清风岭雨中巧遇;麦田地里邂逅;小道上狭路相逢;夜救张秀姑。

夏收之际,陈王廷不辞而别,引起大哥陈于阶的不满。陈王廷创造新拳种的欲望与日俱增,来到黄河与洛河交汇处,领略伏羲观“河洛图书“演绎先天八卦的圣境;探访《黄庭经》著书处,魏华存修道的二仙奶奶庙,聆听道姑讲述《黄庭经》的奥秘。陈王廷如醍醐灌顶,创造新的拳种——太极拳的梦,便茅塞顿开。

当陈王廷走出二仙庙山门,一眼看到仇家林少聪、赵友尚早已在此等候。原来大明朝的千总林少聪清风岭落草为寇,祸害乡邻。忆往昔:林少聪校场作弊,与陈王廷结怨;登封御寨山两军阵前厮杀,生死相搏。如今二仙奶奶庙前狭路相逢。他二人为复仇一路跟踪陈王廷而来。陈王廷来不及多想,与他二人在此展开了一场激烈地搏杀。前来接应的陈王前刚好赶到,与陈王廷一起打败林少聪和赵友尚。

有一天,打麦场上的水缸有被人动过的痕迹。怀着好奇之心的蒋发,夜探大麦场,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陈王廷旋转两手,水缸中的水渐渐形成一个水球,玩与他的股掌之中。稍后,陈王廷运力,伸开两臂搬动水缸移位,令蒋发惊叹不已。

就在陈王廷潜心研究太极拳之时,林少聪抢劫到陈家沟,大麦场上冤家路窄,双方展开了一场善恶较量。

世事变幻莫测,命运在浪尖上起舞,如悬崖临渊。清廷颁布蓄发令,引起百姓的不满。陈家沟的弟子当面顶撞由怀庆知府降为知县的曹大人,陈王廷为他人顶罪,被关入大牢。三县围剿清风岭失利,赵竹刚下山抢劫,被陈王前与陈于阶发现,演绎出了一场英雄救美,却无功而返。陈汝为为救被抢上山的张秀姑,铤而走险,被蒋发拦下。陈汝为为救张秀姑,到牢中求教父亲陈王廷,无功而返,又上演了一场殊途同归的好戏。

月黑风高,黑风寨下,蒋发捷足先登。陈王廷潜出牢房,在城外树林中意外地得到一匹马,在黑风寨外与蒋发不期而遇,两人合力潜入黑风寨,救出张秀姑。为防走漏风声遭报复,将张秀姑藏于陈夫人房间。陈夫人的不寻常举动,引起全家人的猜测。等到黑风寨被剿灭,才真相大白。

曹知县上次围剿黑风寨出错,大牢被劫,受到怀庆知府的责难。为了保持晚节,经捕头何三庆劝说,以协同剿灭黑风寨为条件,释放陈王廷。陈王廷经过详细谋划,一举荡平黑风寨,扫除匪患,造福桑梓。

世事如棋局局新,江湖似海处处险。至此以后,陈王廷便开始系统演练新的拳种太极拳。就在这时,当阳峪的柴窑主,要将绞胎瓷运往青岛,漂洋过海去欧洲。他看中了陈家沟,出重金要他们押镖去山东青岛。就是这个偶然的机会,陈王廷在当阳峪看到了绞胎瓷相互柔和、互为包容、内外相通,表里如一的特征。后来便将陈家长拳、戚继光三十二式相互取长补短。结合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的原理;利用《黄庭经》养生的经络,阴阳调和、吐纳转换的机理;以静制动,以柔克刚,避实就虚,借力发力的技艺,将太极拳推演到了集:技艺搏击,养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最高境界。

赵竹刚跟随赵友尚脱离黑风寨,在县大牢劫取刘希望后,潜回山东石门寨。他一直念念不忘张秀姑,私自下山来到陈家沟,看到陈王廷押镖的队伍,不禁喜出望外,改变原来的初衷,匆匆返回山东报信,途中巧遇前来接应的刘希望。

陈汝为想押镖,被陈王廷强迫留下,心中很是不服气,就一个人悄悄离开陈家沟,先于他们上了路,恰巧遇见了赵竹刚,一场即将爆发的风雨,又在酝酿中。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纵放屈伸人莫知,诸靠缠绕我皆依。劈打推压得进步,搬撂横采也难敌。”陈王廷晚年,独创了太极拳,将拳谱一一写出,传授陈氏弟子。为防他人学拳行不法之事,立“太极拳,不外传“之规。当太极拳名声在外时,前来学拳、偷拳的比比皆是,都被陈王廷婉言相拒。为此,又得罪许多人。

赵友尚上次劫镖不成,险些毁了石门寨。为报仇,经过精心准备,到陈家沟叫板。不料陈王廷施展新创的太极拳,以柔克刚,绵里藏针将他们一一擒获,送交官府。至此,学习太极拳在陈家沟蔚然成风。

 “叹当年,披坚执锐,扫荡群氛,几次颠险!蒙恩赐,枉徒然,到而今,年老残喘。只落得《黄庭》一卷随身伴,闷来时造拳,忙来时耕田,趁余闲,教下些弟子儿孙,成龙成虎任方便······参透机关,识彼邯郸,陶情于鱼水,盘桓于山川,兴也无干,废也无干。若得个世境安康,恬淡如常,不忮不求,那管他世态炎良,成也无关,败也无关。不是神仙谁是神仙?”正是陈王廷一生的真实写照。

大卫了解到陈王廷坎坷的一生,为创造太极拳焚膏油日以继夜,费尽心血,终有所成,成为世界上一种独一无二的内家拳拳术,是集武术、艺术、引导术、中医术逐项完美结合的载体;又以中国传统儒、道哲学中的太极、阴阳为核心,颐养性情、强身健体、技击对抗等多种功能融为一体的高层人体文化。从此,大卫用心学习,刻苦练习。

武院为了培养人才,召开比武大赛,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武术爱好者,盛况空前。比赛中的:太极拳推手,柔中有刚,好似乾坤倒转;太极拳散打,爆发力震撼,犹如气吞山河;太极长柄刀异常犀利,如风似箭;太极棍若狂风扫落叶,勇猛无比;太极枪强悍出手,枪枪锁喉,把太极拳的招数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选手们身轻如燕,动如猛虎,让大卫大开眼界,印象深刻。

至此,大卫用心习武:东沟里、树林中、田间地头都有他习武的身影。终于满载而归,成为传播太极拳的国际友人。

 

 

 

 

 

 

 

 

 

电影文学剧本:

情迷太极(暂定)

剧中人小传

 

陈王廷——男,39岁至70岁。

明末武庠生,清初文庠生,陈氏太极拳创始人。本剧从他39岁那年,参加河南省武举考试,因考试官和鼓吏营私舞弊,隐瞒陈王廷三三九箭“凤还巢”,激起陈王廷的怒火,校场击杀鼓吏。因此,陈王廷受到官府的通缉,只得逃到登封御寨山,加入李际遇的义军队伍。三年后,御寨山被官军突破,陈王廷潜回陈家沟,栖息在山洞中。为了打发寂寞的时间,以《黄庭经》为伴,渐渐萌发了创造一种与医理相互融贯的拳术。从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中得到启发,以阴阳协调、刚柔相济、吐故纳新、配合拳术动作,就能达到一个完美的境界。他去二仙奶奶庙求证,得到道姑的解惑,心胸豁然开朗;到当阳峪看绞胎瓷,被被绞胎瓷的表里如一、相互包容所折服。清廷号召男人蓄发,陈家沟老少不理解,曹知县欲制其罪,陈王廷挺身而出代他人受过,在监狱中依旧揣摩新拳种的技法于套路。出狱后,刻苦研究,细心琢磨,反复演练,终于创造出太极拳。

他一生命运舛错,却百折不挠;牢狱之灾,生死关头,义无反顾;铲除匪患,奋勇当先。他有严肃的面孔,却又善良豁达;他不善言谈,却是善解人意。他根据赵友尚曾经来陈家沟学陈氏长拳被拒,秘密跟踪,得知山东石门山是他们的土匪老巢。校场考武举,赵友尚夺魁,并与林少聪一同攻打御寨山,后一起落草清风岭。陈王廷创出太极拳,就立下了“太极拳,不外传”的规矩。

 

陈抚民——男,63岁至69岁。

他有三个儿子:长子陈于阶,次子陈王廷,三子陈王前。当过温县守备,监管地方治安。晚年因陈王廷怒杀鼓吏,受牵连遭牢狱之灾。在本剧中,大明王朝覆灭,县令吴从安因对前途绝望,与陈抚民在牢中饮酒,既毒死陈抚民,又了却了自己尽忠的夙愿。

陈抚民既是一位严父,又是一位慈善老人。

 

陈夫人——女,61岁至82岁。

她是陈抚民之妻,陈王廷生母。一生简朴,和善中的严厉,慈爱中的身教,使得后人敬仰。她是全家的主心骨,每到关键时刻,都能想出解决的办法。陈于阶受妻子刘玉洁鼓动,为逃避连累,主张分家,以求自保;陈王廷考武举怒杀鼓吏;排异议,收留接纳蒋发等事情上,她都不动声色,将事情处理得有条不紊。

 

陈于阶——男,41岁至72岁。

他是陈抚民长子,陈王廷大哥。胆小怕事,往往在利益攸关之际有些彷徨,却能尽职尽责,也不失是一位好兄长。陈王廷考武举出事,为求自保,耐不过妻子的怂恿,提出分家;蒋发前来投靠,他怕惹祸上身,不同意收留;陈王廷潜回家中,在官府威逼利诱下,违心的予以配合,却从不提供情况。他既有利益考量的一面,又有为人诚实憨厚的一面,充分体现了在封建社会中,作为大哥为人处世的风范。

 

陈王前——男,35岁至66岁。

陈王前是陈抚民三子,陈王廷三弟。他性格开朗,心直口快,热心助人,与陈王廷相处融洽,处处维护陈王廷,是非面前总是旗帜鲜明。陈王廷潜回陈家沟,他暗中给陈王廷送吃食、传送消息,及时发现破绽,使得陈王廷转危为安;收留蒋发,他积极赞同,与哥哥陈于阶发生冲突。陈王廷危难之时,总有他的身影出现。

 

刘玉洁——女,40岁至70岁。

陈于阶妻子,陈王廷大嫂。她善于算计,常常以我为中心为人处世,往往适得其反,也因此时常与陈于阶发生矛盾。陈夫人对她虽为严厉,却从不表现出来,往往以关怀出现,在不知不觉中化解矛盾。她本人也因此感悟,有很大的转变。

 

王小妹——女,35岁。

王小妹,陈王廷之妻。属于贤妻良母,为人和善,任劳任怨。陈王廷考武举怒杀鼓吏,官府捉拿他,公公陈抚民遭受牢狱之灾,使她心神受到极大创伤,不治而亡。

 

张香兰——女,34岁至65岁。

她是陈王前妻子,陈汝浩母亲。她勤恳勤快,任劳任怨,力所能及的操持家务;她心胸宽阔,与世无争,深得陈夫人的信任。在她身上能发现陈夫人的身影,典型的贤妻良母。

 

陈汝为——男,18岁。

他是陈王廷长子,热血青年,敢作敢为,练功刻苦。一次雨中练功,得遇张秀姑,随后在割麦时节又邂逅张秀姑。从开始的反感,到后来的好感,一直发展到为救张秀姑,不惜与大伯发生矛盾毫无顾忌地欲要独创黑风寨,陈达表前去阻拦,又毫不留情地与其刀枪相见。没能救出张秀姑,他耿耿于怀,又鼓动陈汝强和陈汝浩,欲要再闯黑风寨,被蒋发横刀立马拦下。在他身上显露着青年的朝气和敢于担当的豪气。

 

  发——男,41岁至72岁。

蒋发早年参加义军,在御寨山跟随李际遇占山为王,早有心拉陈王廷入伙,便到陈家沟挑衅砸武馆。陈王廷避难御寨山就是他的杰作。当御寨山被官军攻破后,逃难他乡,后来到陈家沟投靠陈王廷。蒋发来到陈家沟,从不多言语,却默默地打理着陈家的一切事情。他忠心护主,办事干练。

 

曹知县——男,59岁至61岁。

曹知县原为温县县令,后升为怀庆知府。大明王朝灭亡,又改任大清朝温县县令。因蓄发事件,将陈王廷关进大牢。会剿黑风寨,因他办事不得力导致会剿失败,受到怀庆知府的责难。随后,又发生土匪劫牢。为保晚节,以剿灭黑风寨为条件释放陈王廷,终能如愿。

 

何三庆——男,41岁。

何三庆,温县捕头。早先曾是陈王廷手下的乡兵。大明朝灭亡后,出任温县县衙捕头,时常跟随曹知县左右。由于他念及旧情,在陈王廷落难之时,时常暗中帮忙。

 

林少聪——男,32岁至42岁。

林少聪,原为大明朝河南总兵林万山旗下的千总,在武举考试中,勾结赵友尚行私舞弊,瞒报陈王廷考试成绩,招致陈王廷校场怒杀鼓吏。为捉拿陈王廷,攻打御寨山,与陈王廷短兵相接。大明王朝覆灭后,与赵友尚盘踞黑风寨落草为寇,滋扰百姓。为报仇,多次与陈王廷狭路相逢,发生了二仙奶奶庙追杀,大麦场抢劫,黑风寨生死之战。最后,被蒋发擒拿,关入囹圄。

 

赵友尚——男,16岁至40岁。

赵友尚,原山东石门山土匪之子,早在他十几岁时,由于历史渊源,他父亲与陈家沟结怨,前来陈家沟学陈氏长拳,以求今后复仇。不成想,陈家沟信守非陈氏弟子不传之规,将其拒之门外。开封校场武举考试,他收买河南总兵林万山和侄子林少聪,瞒报陈王廷“凤还巢”的成绩,激起陈王廷怒杀鼓吏。赵友尚夺魁后,投到林万山门下,跟随他围剿御寨山,致使义军兵败。大明王朝覆灭后,又与林少聪在黑风寨落草为寇,打家劫舍,祸害乡邻,多次找陈王廷复仇,演绎出几多惊险的故事。后来林少聪想打反清复明的旗号,欲要用赵竹刚的人头换回百姓的心。赵友尚偷听到后,拉起自己的班底逃离黑风寨。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