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行雄鹰的博客

人生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要把握好方向,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网易考拉推荐

电影剧本:莫家楼  

2015-05-07 07:4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家楼

鸟瞰地处塞北的莫家楼,鹤立在栉比鳞次、独具地方放色彩的房舍之中,在夕阳的映照下,流光溢彩中显现出巍峨、雄壮、古朴。画面中从远方传响着清脆的童谣:阿们中卫有个莫家楼,半截子入到天里头......

 

黄河

夕阳下的黄河水面上粼光点点、泛起层层光怪陆离的波涛,恰似一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观景象。

羊皮筏子在激流中冲浪......

满载货物的木船在浪中前行......

纤夫拉纤步履艰难地行走黄河岸边......

画面中响起粗狂豪放的黄河号子:

你晓得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哎?

  几十几道弯上几十几只船哎?

  几十几只船上几十几根杆哎?

  几十几个艄公哟嗬把船来扳?

 

码头

夕阳下的黄河岸边码头上,停靠着数不清的木船、羊皮筏子,来往着搬运食盐的盐夫,嘴里哼着铿锵有力的“哼、嗨”声,使得塞北的码头呈现出一派繁忙的景象。

 

盐务局账房室内

一溜长长的桌子上,五六个账房先生动作娴熟地拨打着算盘,算盘珠的碰击声抑扬顿挫,就像一曲协奏曲。

总账房王    坐在首位,拨打算盘的手戛然而停,继而拈笔记下计算出的数字。

其他账房也相继停止拨打算盘,拈笔书写计算出的数字,又相继拿起写好的账薄,一一送到总账房王    的面前。

    一一过目后,抱起账薄匆匆向外走去。

 

沙漠

夕阳映照下的浩瀚沙漠,一道道沙梁伸向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远方;橘红色天空,黄橙橙的沙海,成为黄色的世界。画面中隐隐传来驼铃的响声,随着画面的不断延伸驼铃声愈来愈强烈。

沙梁上留下一道驼队走过的印迹。

画面追踪着印迹一路前行,渐渐望到迎着夕阳逶迤前行的驼队......

 

土堡

沙漠深处的土堡高低错落、参差不齐。画面显得粗狂。

张大疤子带领五六个弟兄扬鞭策马疾风暴雨般地冲出土堡,向着落日疾驰而去,身后留下一道弥漫的尘埃。

 

街道上

夕阳下的街道上车水马龙,醒目的是刘汉卿赶着归来的远行驼队,驼铃声与市井的喧嚣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塞北边城的特有交响乐。画面中传诵着“丝绸路、古码头,中卫有个莫家楼;千年古树张骞留,长河落日王维游。古渡忙,驼灌仓,盐城盐山闪银光;五更驼铃走天边,盐运包头走平凉”的童谣。

随着童谣声,画面中书写出遒劲的红色片名:

莫家楼

叠印出主要演职人员

 

1、莫家楼·刘府大门前的街道上·傍晚

特写:来回走动的双脚戛然停下。

这是莫家楼讲究的一座深宅大院,阔大的门楼前一个小五十、中等身材、略显得有点瘦的管家刘正池,一脸着急地盯向前方。

街道上人来人往,各种店铺、货栈、客栈门前张挂着一盏红灯笼,将街道装扮得别具塞北特色。

刘正池引颈观看有许,失望地转身回去,正要抬脚进入大门。突然间,他又停下来,慢慢转身过来,再次向街道的前方望去。

壮年刘汉卿脚下生风地在人群中向着前方的刘府大门夺路疾走。

刘正池快速步下台阶迎向前去。“老爷。你可回来啦。”

刘汉卿见他将焦急写在脸上,问道:“怎么啦?”

刘正池环顾左右后,道:“家里出大事啦。”

 

2、莫家楼外·岔路口·傍晚

远处一道弥漫的尘埃在快速流动。

尘埃中现出飞驰的马蹄。

张大疤子他们风卷残云般地飞驰到莫家楼外戛然而止,停在一处高高的沙岗上,一个个一字排开立于马背上向莫家楼望去。

张大疤子两眼紧紧盯向前方的莫家楼。他的面颊上有一道十分抢眼的刀伤疤痕。

 

3、莫家楼·刘府客厅·傍晚

刘正池忐忑地盯住一脸严肃缄口不语的刘汉卿,欲言又止。

刘汉卿看向刘正池,问道:“丢了多少?”

刘正池告诉他:“500两。”

刘汉卿又问:“人呢?”

 

4、莫家楼·德厚客栈大门前街道上·傍晚

张大疤子他们一行牵马来到客站门前环视一下,吩咐道:“今晚就是这里啦。”

张大疤子说后,将手里的马缰一丢,正直大摇大摆地向客栈大门走去。

 

5、莫家楼·盐务局账房内·傍晚

总账房王    仔细查看满满两箱银元后,看向一旁的盐务局局长唐廷栋,向他报告:“局长。正好是一万块。”

唐廷栋道:“那就封箱吧。”

王总账将箱子盖合上,上了锁,并贴上封条,道:“好啦。”

唐廷栋吩咐道:“入库吧。”

四个年轻职员抬起箱子,跟随总账房王总账向外走去。

 

6、莫家楼·刘府柴房内·

柴房内昏暗,依稀可见房梁下的柱子上捆绑着个人。

柴房门在声响中打开。

刘正池提着灯笼引领刘汉卿进来。

柱子上捆绑的徐大手,年约四十上下,身上多处残留着被打的痕迹,且耷拉着脑袋,似乎奄奄一息。

刘汉卿在刘正池高举的灯笼下看到徐大手伤痕累累,吃惊道:“怎么把人打成这样子啦?”

刘正池告诉他:“伙计们气不过,就动了手。他已经招啦。”

刘汉卿自语道:“棍棒之下,焉能有不招之理。”

刘正池听他如此言语,心怀忐忑地看向他。

刘汉卿没再理会他,灯下打量徐大手。他嫌刘正池灯笼没有举高,伸手要过灯笼,照向徐大手,仔细打量一番,继而看向刘正池,关切地问道:“报官了吗?”

刘正池道:“就等您发话啦。”

 

7、莫家楼·盐务局院内·傍晚

王总账房带领四个职员抬着两口装银子的箱子经过院落向银库走去。

巡逻的两名持枪盐警一老一青地迎面走来,与王总账房他们擦肩而过。

两名盐警走过,其中年青的盐警刘小河不由停步回头看向王总账房的背影,脸上微微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

年老的盐警肖老贵也不由停下,回身高深莫测地看向刘小河。

 

8、莫家楼·元盛店内·傍晚

国军马魁一身戎装,大步从外进来,掌柜的马占武看见慌不迭地从柜台里面迎出来,道:“老爷您回来啦?”

马魁大大咧咧地在椅子上就坐,马占武慌忙吩咐伙计道:“快给老爷沏茶。”

小伙计马三慌忙去沏茶。

马魁问道:“阿走了这一阵子,家里冇出啥事吧?”

马占武走近向他附耳。

马魁听后,脸上露出喜色,道:“他这不是私设公堂吗?好啊!”他说着向马占武招招手。

马占武近前,听他附耳过后,匆匆向外走去。

 

9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