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行雄鹰的博客

人生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要把握好方向,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网易考拉推荐

电视连续剧《大唐泰斗韩愈》  

2015-07-03 11:1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连续剧《大唐泰斗韩愈》 - 太行雄鹰 - 太行雄鹰的博客
 
 
 

第  一  集

 

唐代宗大历十二年三月初的一个傍晚, 一队全副武装的兵士受命进入皇宫。翌日,韩会正在辅导韩愈学习古文,一队执戈的兵士突然包围了他的住宅,使得韩会、郑鞠之深感意外,也在韩愈幼小的心灵深处打下了深深的烙印。韩会因受宰相元载案牵连,被罢黜起居舍人,家被抄,就连父亲留下的遗物当阳峪绞胎瓷雕塑中华龙,也在劫难中断为两截,令韩愈十分痛惜,一时间家人陷入了惶恐之中。韩会被勒令软禁在家中不得离开半步,门外由兵士把守。求知欲强烈的韩愈,为弄清楚推行古文的意义和佛道两教的渊源,强行冲破兵士的把守,去了梁肃府邸求教。一时找不到韩愈,急坏了嫂嫂郑鞠之和哥哥韩会。哥哥韩会为了拓展韩愈的视野,提出要带韩愈去一个地方看看,突然意识到被软禁在家中不能离开,一时没了主意,后悔不该答应韩愈。郑鞠之看到为此而苦恼的韩会,告诉他一个秘密……

五月的一天,皇帝身边的太监仝安卿突然来到韩会的家,使得度日如年的韩会更是吉凶未卜。

 

 

剧中人物表(以出场顺序排序)

韩  愈――男,1O 岁,韩会胞弟    韩  会――男,42 岁,中书舍人

郑鞠之――女,36 岁,韩愈兄嫂    梁  肃――男,34 岁,太子侍读

萧  存――男,39岁,韩会文友     梁  俊――男,2O 岁,梁肃仆人

仝安卿――男,4O岁,太监         唐代宗——男,皇帝

吴  凑――男,将军               杨  炎――男,38岁,吏部侍郎

兵士、僧人、百姓若干

 

 

古城长安 ,错落有致的房宇上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如注 ,仿佛整个长安要在雷电中倾斜、颠覆。

 

字幕:唐代宗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三月

 

唐宫中的宫殿高大巍峨,显示出皇家的气魄,大明宫、太极殿、廷英殿、宣德殿,飞檐斗拱,在雷电中震撼,在大雨中冲刷,这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急迫。

  雨过天晴,整个皇宫变得清新起来。

  一队披甲执戈的武士杨鞭策马穿过城门,向着繁华的街道疾驰而去。

长安·韩会宅书房·

年仅十岁的韩愈坐在书案前聚精会神地读书卷。

以此为背景,出现浑厚的旁白:

“唐代宗大历三年,公元768年3月2日,韩愈诞生在太行山南鹿、黄河之滨的河阳(今河南孟州市)故里。韩愈三岁而孤,由兄长韩会与嫂嫂郑鞠之抚养,度过了艰辛的童年。他一生六次遭贬,饱尝了仕途上的酸甜苦辣。为推行古文运动,他孤军奋战,坚持不懈,终成唐宋八大家之首,为后人留下了许多不朽的篇章。韩愈为官,勤政为民,廉洁一生;出己俸兴办教育,弘扬中原文化;直言相谏,主张国家一统,横刀立马前线平叛。韩愈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也是富有传奇的一生、更是他为国爱民从不退缩的一生。本剧将带您走进被历史尘封了的峥嵘岁月,去领略这位文学家、教育家、政治家、思想家、哲学家不平凡的一生。”

主题歌起 :

八百太行,万里黄河滔滔长;

河阳北邙,走来了文学泰斗;

历尽坎坷,仗义执言,为国敢把君颜犯;

多次贬官,情系社稷,一腔热血可对天。

仕途中宦海沉浮,

练就做人的尊严。

 

古文运动,独领风骚越千年;

溢美华章,酣畅淋漓如琼浆;

结识文友,诚挚是本,真心为民一身胆;

延师兴学,汗青遗迹,处处是翰墨飘香,

世代流传文宗刚强 ,

造就了天下美名扬。

在上述主题歌中迭印出该剧的精彩片段,并迭印出主要演员的肖像及演、职员表:

 

 

第一集

 

1、         长安·金光门·傍晚

城门把守的兵士正在严格盘查过往行人。

吴凑催马疾驰速度不减,在马背上大声道:“本将军奉圣旨进宫,快快

闪开!”一时间盘查的兵士与过往的行人匆忙避让闪开道路,让他们通过。

2、         长安··廷英殿·傍晚

唐代宗焦急徘徊不止,并不时地向大殿门外张望。有许,唐代宗实在等不

下去了,对着殿门叫道:“仝公公。”仝公公是唐代宗的贴身太监,名叫仝安卿 , 年四十岁。

仝安卿听到唐代宗的呼唤声, 快步从外进来,到了唐代宗面前,道:“皇上。”

    唐代宗一脸的焦躁 , 大声吩咐:“再去看看,左金吾大将军到了吗?”

仝安卿不敢怠慢,转身向廷英殿外走去。

3、         长安·廷英殿外·傍晚

雨住风停,夜幕也已经开始降临,整个皇宫变得灰暗起来。

全安卿出了廷英殿,站在殿外的廊檐下向远方张望。

皇宫内人迹罕见,十分冷清, 只有飞檐上的风铃时不时地发出一些响声,还有殿外点燃的油灯,像鬼火一样若明若暗。

仝安卿张望了一会, 不见任何身影,既失望又着急。当他正欲转身进廷英殿时,左金吾大将军吴凑全身披挂,虎步生风地向着廷英殿大步走来。

仝安卿借着淡淡的灯光看到吴凑的身影,一阵惊喜,急忙趋步走下台阶相迎。

仝安卿边下台阶边埋怨地说:“大将军如何才来,皇上都等急了?”

   吴凑也是一脸的焦急,问:“仝公公,为了何事,皇上这般着急召见本将?”

仝公公一边在前引路一边说:“大将军,奴才也并不知晓,见到皇上就

全知道了?”

吴凑不再发问,随仝安卿快步拾级而上来到殿外,解下腰间佩剑,交到仝安卿手上,然后进了廷英殿。

吴凑刚一进殿,大殿的大门随即被关闭。

仝安卿怀抱大将军的佩剑立在在殿外,守候在殿门口。

4、长安·廷英殿·傍晚

大将军吴凑快步向殿里走去,并有意放轻脚步。

唐代宗正在焦急等待中踱步不止,看见吴凑迫不及待地迎向前去。

吴凑看到皇上慌忙行礼,被唐代宗拦住,着急道:“免了,免了。”

吴凑想急于知道事情的真相,问:“陛下,宫中出了何事,这般着急地召末将入宫?”

    唐代宗也不及细说,一把拉住他生怕他跑掉似的,小声道:“来 , 随朕里面说话。”

吴凑立时感觉到,此事非同一般,心理忐忑不安地随唐代宗进了内殿。

4、长安·廷英殿内殿·傍晚

唐代宗松开吴凑,严肃地审视着他。

吴凑见皇上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心中有些发毛,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这是怎么了?”

唐代宗看他一眼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转身望着一边墙上张挂的大唐地域图默默不语。

吴凑走近他试探性地问道:“陛下,莫非有异邦犯境,让陛下为难?”

唐代宗心情沉重地转过身,两眼盯向他,道:“外患不足危,倒是内患令朕寝食难安。”

吴凑一惊,道:“末将愚顿。”

唐代宗道:“将军是朕娘舅,朕想让将军去办一件大事。”

吴凑立即表示道:“末将愿为陛下赴汤蹈火!”

唐代宗望着他一言不发。

吴凑见他对自己不放心,再次表示道:“陛下若信得过末将,即使取下项上这颗人头,末将也再所不惜!”

唐代宗这才放心道:“朕不是不相信将军,委实关乎大唐的社稷安危、朕的性命安危,稍有差池便无力回天。将军带多少兵马进宫?”

吴凑道:“末将带五百将士进宫。”

唐代宗道:“好!元载、王缙把持朝政多年,广结党羽,阳奉阴违,擅自弄权。如若不除,势必危及社稷。朕决定铲除元载、王缙及其党羽!”

5、长安·街道·

萧存、梁肃结伴在街道上行走。萧存刚过而立之年,身材修长,面色白净;梁肃伟岸微胖,年34岁。俩人显得温文尔雅。

6、长安·皇宫高墙处·

韩会在思索着行进。

突然,杨炎出现在他面前。“韩兄。”

韩会闻声抬头见是杨炎,惊诧道:“杨兄何以在此?”

杨炎小心地四处看看,压低声音道:“韩兄可注意到天气变化?”

韩会以为他在说天气,不由仰头看看晴朗的天空。

杨炎知道他误会了,道:“我是说宫中的天气。”

韩会怔怔地望着他。

杨炎惶惶不安地告诉他道:“我私下听到,皇上已经密诏大将军吴凑带兵进宫了。”

韩会十分吃惊地看着他。

“韩兄还是小心些吧。元载、王晋危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乎?”杨炎说后匆匆消失了。

7、长安·街道·

吴凑带领一队全副武装的将士沿街速行。

街道上的行人都惧怕地躲避。

萧存、梁肃见状急忙避让到一旁,盯着他们气势汹汹地穿街而过。

箫存望着他们的背影,惊疑道:“难道宫中出事了?”

梁肃也狐疑道:“大概如此。”

“二位仁兄,何以在此?”

箫存、梁肃闻声回身见是韩会。箫存反问道:“仁兄如何在此?”

韩会淡然道:“值夜回家路过此。”

箫存没有注意他的表情,问道:“宫中可有异常?”

韩会微微一愣,道:“此话怎讲?”

梁肃见他一脸茫然,忙变换话题,道:“随便问问而已。仁兄,告辞。”

箫存还想问些什么,突然看到梁肃递来的眼神,也忙改口道:“改日再会。告辞。”

韩会看着他们匆匆离去,脸上流露出些狐疑。他也带着疑虑走去。

8、长安·韩会宅院内·

韩会黯然失色地从大门进来,经过书房他看看洞开的房门,犹豫一下便正直向上房走去。

9、长安·韩会宅上房·

韩会从外进来在凳子上坐下,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郑鞠之从里屋出来,看到闷闷不乐的韩会,善解人意的她关切地问:“老爷,看你这般模样,难道是身体不适?”

韩会看看相濡以沫的妻子,心有隐情的他一时难以启齿。

郑鞠之料定有事,不免着急起来,追问道:“老爷,究竟出了何事,让老爷如此为难?”

韩会迟疑一下,终于开口告诉她道:“我出宫时,听杨大人私下说,皇上已经密调神策军进宫。元栽和王缙怕是凶多吉少。”

郑鞠之听后紧悬的心落了地,不以为然道:“老爷,他们与您何干?”

韩会痛苦地长叹一声,有着难以诉说的苦衷,道:“我平时与他们多有交往,如若说成朋党,命运堪忧啊。”

郑鞠之一听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急切地问道:“他们究竟犯了何法?”

韩会告诉她道:“据说,他们把持朝政多年,有不轨行为。元载这人贪得无厌,利用家人敛财,引起朝野非议,皇上早有清除之心,只是碍于没有机会而已。”

突然,韩愈走进来,两人急忙打住话头。

韩愈见状有些生疑,张口问道:“哥,您回来了?”

韩会没话找话道:“小愈,为何没有读书?”

韩愈望着韩会语塞。

韩愈内心独白:“哥哥这次从宫中回来,为何没有像往常那样,先到书房看我读书,反而来到了上房。看今日哥哥面色,想必……”

郑鞠之插言道:“小愈,哥哥问你话里。”

韩愈道:“哥哥平日下朝回来,总是先查看小愈学业,今日哥哥没来书房,就特来看看。”他说着装出轻松的样子,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

韩会见他不走,就想支开他,道:“小愈,你先回书房,等会哥哥给你讲《元鲁山墓表》。”

韩愈看向嫂嫂,分明是不想离去。

郑鞠之催促道:“小愈,先去吧。”

韩愈懂事地离开,走到门口又回头看嫂嫂一眼。那眼神分明很是复杂。

10、长安·韩会宅院内·

韩愈走出上房,脚步突然放慢,变得沉重起来。他停下,情感复杂地回身看向上房。他仔细探听里面的谈话,可又听不清楚,只好怏怏向书房走去。

11、长安·韩会宅书房·

韩愈走进来,懒洋洋地拿起书案上放置的《元鲁山墓表》。他看了一眼又重新放下,眼睛毫无目标地四处巡视。

突然,韩愈盯住书案上用当阳峪绞胎瓷制作的绞胎雕塑瓷中华龙,不由伸手将其拿在手上审视。

回忆:

韩会手拿绞胎雕塑瓷中华龙,告诉韩愈:“小愈,这个绞胎雕塑瓷中华龙,是父亲留下来的遗物。据说,是出自咱们河阳修武的当阳峪。父亲把它当做宝贝。”

韩愈闻声,情不自禁地从韩会手里拿过来,仔细审视绞胎雕塑瓷中华龙。

韩会继续告诉他:“你看,这尊中华龙,质地细腻,敲之如磬。可贵之处在于它的表里如一,被誉为瓷中君子。做人就当如此啊!”

韩愈闻声,将目光从中华龙上已移开,看向满脸严肃的韩会。

韩会盯住韩愈,又告诉他:“父亲常说,做人要诚实,交朋友要诚信,就像这绞胎瓷一样,表里一致,卓尔不凡。”

韩愈瞪大眼睛,再次审视手中的中华龙。

回忆完

韩愈的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中华龙。

韩会与郑鞠之进来,韩会问道:“小愈,可知道哥为什么让你读元结的《元鲁山墓表》吗?”

韩愈一怔,放下手里的中华龙。

韩会告诉韩愈道:“元结,河南鲁山人氏。《元鲁山墓表》,是元结给他的从哥元德秀写的墓表。在《元鲁山墓表》里,元结赞扬了从哥元德秀顽强的性格。元德秀是发起古文运动的先驱,同他一起不懈努力的还有萧颖士。萧存箫大人就是萧颖士的儿子。他们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发起古文运动。哥哥让你反复读元结的《元鲁山墓表》,为的是让你学习他们的精神,练习古文的写作之道。哥哥虽然也在同萧存、梁肃极力推行古文,可是收效甚微。将来之希望,都寄托于你的身上了。”

12、长安·韩会宅外·

一队执戈的神策军在仝安卿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包围韩会住宅。

仝安卿大声吩咐道:“把好门户,不许任何人出入!”

仝安卿将头一歪示意兵士冲进去。

13、长安·韩会宅书房·

突然,房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还伴随着嘈杂声:

“快,统统包围起来!”

“不得放走一人!”

韩会、郑鞠之与韩愈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

“韩会听旨。”仝安卿的声音破门而入。

韩会即刻明白将要发生的事情,迫使自己镇静下来,看一眼夫人郑鞠之后,痛苦地摇摇头,走出了书房。

韩愈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哥哥韩会出了书房。

韩愈将目光投向惊呆的嫂嫂郑鞠之身上。

韩愈预感到祸事来临,从书案旁站起身。突然,韩愈惊吓地大叫一声:“嫂嫂。”

韩愈哭着跑过去,一下子抱住郑鞠之。

郑鞠之从惶恐中惊醒过来,无言地搂住韩愈,眼睛里的泪水模糊了双眼。

韩愈抬起泪流满面地脸,问道:“嫂,这是怎么了?”

14、长安·韩会宅院子内·

韩会跪在地上听仝安卿宣读完圣旨……

仝安卿宣读后大声问道:“罪臣韩会,可听明白?”

韩会从慌乱中醒悟过来,道:“罪臣韩会,谢主隆恩。”

仝安卿收起圣旨,吩咐士兵道:“来呀,都给我仔细搜查!”

兵士如狼似虎地冲进书房、厢房、上房等处。

韩愈与嫂嫂郑鞠之被兵士粗野地驱赶出书房。

韩会扭头看见,情感复杂地站起身走过去。

三人聚在一起,相顾无言,眼睁睁看着兵士将箱笼、衣物、书卷及其它东西搬到院子里,胡乱丢了一地。

一个兵士从书房抱出书卷野蛮地丢在地上,书卷散落一地。中华龙掉在地上,断为两截。

韩愈看到心疼地欲向前去拿,被韩会拉住。

韩愈瞪大眼睛一直盯着地上断为两截的中华龙

三人神色凝重地望着进出的兵士,耳闻各处传来物件的碰撞声、倒地声、破碎声。声声让他们心惊肉跳。

兵士搜查完毕,都来到院子里向仝安卿报告:

“公公,没有。”

“公公,没有。”

“公公,没有。”

仝安卿绕开满地的东西走到韩会他们面前,强调道:“韩会,你听着,没有圣旨,不得走出家门半步!”

韩会诚惶诚恐道:“罪臣明白。”

仝安卿转身大声吩咐兵士道:“回宫。”

韩愈两眼仍然盯着地上的中华龙。

仝安卿的一只脚踩在半截的中华龙,险些摔倒。他气怒地将半截中华龙踢飞。

韩愈面含愤怒、敢怒不敢言地盯住仝安卿向外走去的背影。

仝安卿带领兵士出了大门。

韩愈迫不急待地挣脱韩会拉着的手,跑过去捡起断为两截的中华龙,心爱地拂去上面的泥土。

郑鞠之看着满地零乱的衣物,呆呆地望着,泪流满面。

韩会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匆匆地奔向书房。

15、长安·韩会宅书房·

书房内,一片狼藉,书柜、书案、凳子东倒西歪,书卷散落满地。

韩会站在门里,神情沮丧地望着这凌乱的一切。

16、长安·韩会宅上房·

郑鞠之惶恐不安地进到房内,看到衣物、用具满地,心疼地奔过去,匆忙在散落的衣物中着急地寻找什么。

郑鞠之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巧玲珑的漆盒,急忙捧在胸前,两眼久久地凝视,泪珠却不断地滴洒在小漆盒上。

17、长安·韩会宅书房·

韩会在无言地整理东西。

韩愈一脸的愤怒,怀里抱着中华龙进来,将其对接在一起,申请庄重地放到书案上,然后帮着哥哥整理东西。

旁白:“唐代宗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三月,起居舍人韩会因受宰相元载案牵连,被罢官抄家。”

18、长安·韩会宅上房·

房内虽经重新整理,仍然可见洗劫的痕迹。

黯淡的灯光里,韩会与夫人郑鞠之并排而坐,相顾无言,还沉静在惶恐的悲痛之中。

郑鞠之的目光投向韩会。当她看到韩会阴郁的面孔时,把将要说的话咽回肚里。

韩会心情沉重地慢慢起身,在房内徘徊。

郑鞠之情感复杂地一直望着韩会的举动。

韩会内心独白:“元载被以图谋不轨之罪交由大理寺查办,其家产尽行抄没,仅胡椒就贪占八百多石。其贪得无厌,令人发指,实属罪有应得。只可叹宰相王晋、吏部侍郎杨炎、谏议大夫韩洄、包信等人。”

郑鞠之看到韩会如此坐立不安,宽心地说“事已至此,老爷也不必过于惶恐不安,大不了咱回老家河阳,再不然去宣城。何处黄土不埋身?”

韩会停止徘徊,面对郑鞠之担心道:“夫人所想未免简单。”

郑鞠之问道:“老爷可曾做过有负朝廷之事?可曾做过有负百姓之事?”郑鞠之三十六七岁,身材适中,虽然穿戴朴素,倒是端庄秀丽,举手投足间,越发显示出她是一个很有修养的女子。

韩会道:“夫人如何不知?老爷我事君,事事谨慎小心,处处如履薄冰,从不贪占俸禄以外之物。”

郑鞠之怡然道:“既然问心无愧,老爷不必惧怕。朝廷会秉公而断。”

韩会自语道:“但愿如此。我是在为小愈的学业担心,怕因此而误了他的前程啊。”

郑鞠之听后眉宇间再次流露出担心的云翳,道:“父亲过世得早,我们既然担负起抚养小愈之责,再苦再难也要将他抚养成人。”

韩会痛苦地摇摇头,又自语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19、长安·厢房·深夜

屋内昏暗模糊。

韩愈躺在卧榻上,朦胧中可见他辗转反侧难于入睡。

突然,韩愈神经般地坐起,稍许又重新躺下。看上去他的内心很是矛盾。

稍许,韩愈翻身下床,悄悄向外走去……

20、长安·上房·深夜

“奴家只希望老爷挺起腰板做人,即使被冤屈而死,我们来世还做夫妻。”郑鞠之说着忍耐不住哭泣起来。

韩会听了夫人的话,早已是情不自禁,热泪两行挂在了脸上。

这时,外面“ 咚”的一声响传进来。

韩会急忙擦掉眼泪,惊问道:“谁?”

    “小愈。”韩愈脸上挂着悲伤慢慢进来,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站在房门口。

    郑鞠之已经悄悄擦掉眼泪,换上一副笑脸 , 问:“小愈 ,怎么还没睡?”

    韩愈很不自然地站在那里。有许,他带着哭腔喊着“哥、嫂”跑到了郑鞠之的面前,一下扑倒在郑鞠之怀里哭泣起来。

郑鞠之难过地将韩愈紧紧搂在怀里。

    韩愈的哭声悲痛至极,撕人肺腑。

郑鞠之用手抚摸着韩愈的后背,再次掉下伤心的泪水,嘴里念叨着:“小愈不哭,啊。小愈长大啰,也懂事啰。”

    韩愈强忍住哭声,抬起泪流满面的脸,说:“子曰 : ‘为政以德 , 譬如北辰 , 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兄长尽心为政,尽力从事,皇上一定知道德政会流芳百世。哥哥的冤屈,也一定会得到昭雪。”

    韩会昕了弟弟的话鼻子发酸,眼泪直往下掉,动情地说:“小愈真的是懂事了。爹爹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