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行雄鹰的博客

人生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要把握好方向,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日志

 
 
关于我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网易考拉推荐

戏剧剧本《河南令》  

2017-07-03 08:4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剧中人物表

 

  愈——男,42岁,河南县令

              郑余庆——男,62岁,代兵部尚书兼任东都留守

卢玉珍——女,39岁,韩愈夫人

王义忠——男,40岁,河南县尉

  湘——男,14岁,韩愈侄孙

卢大人——男,65岁,韩愈岳父

卢夫人——女,64岁,韩愈岳母

  生——男,37岁,县衙捕快

  全——男,29岁,县衙捕快

 

李管家——男,55岁,留邸管家

傅校尉——男,32岁,下级军官

  虎——男,28岁,留邸保镖

  豹——男,25岁,留邸保镖

    另有:韩昶、韩月、韩滂、翠翠、周四和若干衙役、匪徒等。

 

 

 

 

 

第一场

时间:大年三十

地点:卢家客厅

幕启

【欢快的音乐声中幕启,客厅内张灯结彩,欢声笑语中卢大人手拄拐杖和卢玉珍搀扶着卢夫人上场;

卢大人(唱)  一年四季尽芳馨,

卢夫人(唱)  满园春色道不尽。

卢玉珍(唱)  除夕之夜庆团圆,

    (唱)  笑口常开又一春。

  昶(内)  放鞭炮啦!

  人(内)  放鞭炮啦!

【韩昶、韩月、韩湘和韩滂穿戴一新,手拿鞭炮、炮仗兴奋地蹦跳着上场。

    姥爷、姥姥,我们来啦。

卢大人  都来啦?

    都来啦。

卢大人  都准备好啦?

    姥爷,准备好啦。

  湘(炫耀)  我的是冲天炮,能够震云霄。

  昶(炫耀)  我的是五百头,洛阳城里都听响。

  滂(炫耀)  我的是二踢脚,地上响吧天上响。

  月(着急)  那我的哩?

卢大人  拿来姥爷看看。

【卢大人拿在手上观看。

  月(期待)  姥爷,咋样?

卢大人  好,好!你这是钻地龙,能够满街跑。

  月(高兴)  我是钻地龙。

  昶(急切)  姥爷,放吧?

卢大人  等你爹回来,就放给他看。下去等着吧。

    走嘞。

    【韩昶、韩月、韩湘和韩滂兴奋地跑下场

【丫鬟翠翠上场。

  翠(兴奋)  老爷,宴席备好了,开宴吧?

卢大人  再等等。姑爷一到就开宴。

    那我到后面候着啦?

卢大人  去吧、去吧。

【翠翠高兴地下场。

卢玉珍(唱)  家宴早备好,不见官人回还?

              奴家心不安。

卢大人(唱)  女儿心放宽,贤婿因事羁绊,

              不久就会回还。

卢玉珍(唱)  官人他,职位不高事事认理,

              常常得罪人,弄得满城风雨;

卢大人(唱)  贤婿他,职位不高为国操劳,

              行得正站得稳,不怕流言烧;

卢玉珍(唱)  官人他,俸禄不多管事不少,

              傻成一根筋,撞墙还不知道。

卢大人(唱)  贤婿他,不记名和利世上少,

              要说他傻,老夫觉他心眼好。

卢玉珍(不满地跺脚)  爹——

      (接唱)你怎么向着他,

偏心可不一定得到好报!

卢夫人  罢了罢了。大过年的,都开心点才是啊。

卢大人  夫人说得好啊,开开心心过大年。

  愈(内唱)  处理完惠林寺强占土地案,

【韩愈上场。

  愈(接唱)  安置好百姓急匆匆回家转。

卢大人  贤婿回来啦。

    老泰山,回来啦。

卢玉珍(不满)  官人怎么才回来?全家都等着你开宴哩。

卢夫人(打圆场)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愈(愧疚)  实在对不起,让家人久等了。没想到,事情如此的棘手。

卢大人  不法僧人?

    按律收监。

卢大人  受苦百姓?

    妥善安置。

卢大人  好啊!贤婿又为百姓办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卢玉珍(嗔怪)  爹爹又在怂恿官人,他还不蹬鼻子上脸啊?

【韩昶、韩月、韩湘和韩滂手拿鞭炮、炮仗兴奋地跑上场。

    姥爷姥爷,可以放鞭炮了吧?

卢大人  放、放!

    放鞭炮去嘞!

【韩昶四人喊叫着跑下场,接着响起鞭炮和炮仗声。

【翠翠笑嘻嘻地上场。

  翠(笑嘻嘻)  老爷、老夫人,开宴吧?

卢大人(满面春色)  开宴!

【卢大人、卢夫人、韩愈、卢玉珍准备下场。

【韩昶急匆匆跑上场。

    姥爷姥爷,来客人啦。

卢大人  来的是哪位客人?

    姥爷你看(手指过去)。

【卢大人、韩愈他们看过去。

【郑余庆疾步上场

郑余庆(唱)  除夕夜,来了我不速之客。

卢大人(唱)  郑大人登寒舍,我躬身迎贵客。

郑余庆  卢大人,除夕夜前来打扰,实在是荒唐得很呐。

卢大人  郑大人位列三公,请都请不来啊。

  愈(示意)  郑大人请上座。

郑余庆  韩愈啊——

      (唱)   韩愈你秉性刚强,

               得罪宦官不应当。

               北司奏本在朝堂,

               皇上下旨到洛阳。

    【郑余庆手举圣旨。

【卢大人等吃惊地盯住郑余庆。

郑余庆(面色严肃)  韩愈接旨!

【韩愈跪地。

  愈(诚惶诚恐)  韩愈接旨。

郑余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东都留守祠部员外郎韩愈,不察详情,刚愎自用,草率行事;

关押无辜,激起僧侣愤怨;怂恿百姓,肆意妄为。朕念其才识,贬

河南令,官降两职,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钦此

卢大人(惊异)  这是咋说的?

郑余庆(生气)  卢大人,好好管管你的女婿吧,免得以后再添乱。

卢大人  哎。我这女婿,就是有股子牛脾气。

郑余庆  韩愈,起来吧。

【韩愈站起身。

  愈(打躬作揖)  谢过大人。

郑余庆  韩愈啊,以后打狗,要防狗咬啊!

【切光

 

 

 

 

 

第二场

时间:正月初六

地点:县衙大堂

幕启

    县衙大堂正中高悬“清正廉明”,下方的长几上摆放着笔墨纸砚、醒堂木。

【王义忠从一旁上场。

王义忠(唱)  县衙正堂虚位已半年,

              韩愈今日到职河南县。

              留邸不法胆大来欺天,

              私铸兵器暗藏着谋反。

众说大人浑身都是胆,

我要看看他敢不敢管?

【捕头冯生带两班衙役上堂,分列两厢站定。

    大人,你看这样可好?

【王义忠逐个打量两厢站立的衙役。

王义忠(满意)  嗯,不错。韩大人今日上任,一定要给他留个好印象。都听清楚了?

众衙役  听清楚了!

  愈(内唱)    韩愈今日上任河南县

【韩愈上场,后面跟随着挑担子的韩湘。韩湘头上扎着一个朝天小辫,显得机灵朝气。

  愈(接唱)    虽说贬官已是家常饭,

                  可我问心无愧心中安,

                  整整衣装我来到堂前。

    叔公,咱们到了。

    好啊。

【韩愈进到大堂。

【挑担子的韩湘换个肩,随后跟进

【王义忠施礼相迎。

王义忠  县尉王义忠,恭迎韩大人。

众衙役  恭迎韩大人!

【韩愈还礼。

【韩湘放下担子环顾大堂。

    王大人,这些客套之礼,就免了吧。

王义忠  免了?

    免了!虽说我们是礼仪之邦,但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还是不要的好。

王义忠  百闻不如一见。大人果然是不拘小节。

    那就让他们散了,各忙各的去吧。

王义忠  都散了吧。

【冯生带领衙役下场。

    叔公,咱这些书放哪里啊?

王义忠  先放置后堂吧。

    好咧。

【韩湘挑起胆子从一侧向后走去。

【韩愈打量大堂。

【王义忠随着韩愈的目光看过去。

王义忠  大人,这里就是简陋了些。

    就这都中。只要心里装着百姓,屁股坐在那里都一样。你说是吧?

王义忠  大人说得是。

【韩愈走过去,试着在长几前落座,看向王义忠。

    王县尉。

王义忠  大人有何吩咐?

    你我有过几面之交,以后同在一个屋檐下,就不要客气了。

王义忠  在下知道大人办事,钉是钉、铆是铆,从不含糊。

    那要看干啥事。凡是国家之事、百姓之事,那就不能含糊。

王义忠  大人果然是忠肝义胆。

【韩愈似乎有些失望,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到王义忠面前。诚恳地望着他。

    你我是同僚,那些奉承之话,就免了。

王义忠  在下绝非奉承大人。韩大人呐!

(唱)  御史台大人上书论天旱人饥状,

为百姓鸣冤不惜把自家性命搭上;

您阳山除匪患不惧上司把道挡,

为了百姓安居乐业把自己安危忘;

惠林寺僧人霸占田产丧心病狂,

您不畏官不畏上刚正不阿正朝纲。

大人啊,这样的官员谁不敬仰?

下官本有大事一桩正要向您讲,

话到嘴边我又想打退堂犯思量。

  愈(唱)  昨日事已是往事不必挂心上,

              酸甜苦辣丢到脑后风吹就忘。

什么大事让您既踌躇又惆怅?

              您就大胆说出来咱们一起扛!

王义忠(矛盾)  韩大人呐。

【韩愈回到长几前坐下,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

    王大人,不要顾虑,讲!

王义忠(试探)  洛阳有藩镇的留邸,大人该知晓吧?

    早有耳闻。不知都有哪些藩镇,在洛阳城中有留邸?

王义忠  淄青(淄博青州)、魏州(河北大名)、郓州(山东东平县)等十多藩镇,均在洛阳有留邸。若是留邸倒也罢了,可据下官所知,并非如此啊。

  愈(心动)  难道这些留邸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么?

王义忠  下官觉得蹊跷。

  愈(站起身)  有何蹊跷?

王义忠  最近发现有些留邸,住进了不少的兵士,有收留逃犯嫌疑。还发现他们夜间经常有东西进出,实在令人生疑。

    这些事为何不去查证?

王义忠  下官也曾私下访查一番,未曾查到真凭实据。

    那就接着查!

王义忠  这些藩镇手握重兵,权倾朝野,党羽遍布,连朝廷他们都敢分庭抗礼。你我头上的这顶乌纱,怕是轻了些吧?

    那可是鸿毛与泰山相比啊。

王义忠  所以,稍有不慎,便有灭顶之灾。大人,你还敢去管吗?

    【韩愈一时哑然。

  愈(唱)  县尉一席话令韩某人心胆寒。

              大唐一统江山时有藩镇反叛,

              假如个别藩镇留邸内中藏奸;

              我若不管势必酿成误国大憾,

              众百姓流浪失所又要遭苦难;

              我若不管还有那何颜人前站?

              愧对百姓愧对我立下的誓言。

              管管管,大不了丢官再遭贬,

              我愿换大唐江山永固心也甘。

              管管管,大不了妻离又子散,

              我愿换天下百姓乐业万家安。

              哪怕前面是深渊也要壮起胆,

              管管管,大不了脑袋把家搬!

王义忠(唱)  我愿跟随大人闯火海上刀山

【冯生疾步匆匆上场。

    禀告大人,淄青留邸今晚可能有行动。

    那我们今晚就去留邸夜探。

【韩湘从后面上场。

    叔公,我也要去。

王义忠  你还是个孩子。

    那我要见识见识练练胆。

    你去练练胆?

  湘(点头)  嗯!

    好,那就一同前去。

王义忠  韩大人,使不得。

    如何使不得?

王义忠  他还是一个孩童,夜探留邸,危险啊!

    怕小孩摔跤,就不让他走路了吗?

王义忠  这……

    王大人,你就放心吧。走,咱们一起练胆去!

【众人一同下场。

【切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